【過往】01

  「哦?又見面了呢!」輕挑的口氣,隨後而來的是劃過左臉頰的一道風。

  一所學校裡總有一兩團的混混,在不為人知的暗處活動。

  不知為何,熾癸經常被盯上,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來者的反應都很不一樣,這邊覺得自己很好欺負;另一邊卻覺得自己看起來很強悍,想要拉攏加入。

  對於眼前有些輕浮的問話,熾癸完全不在意,即使男子的右手抵在牆上阻擋自己唯一的出路。

  眼前的人忽然將身體前傾,近距離放大的臉龐忽然往右偏--

  「看你長得不錯……要不要……跟我玩個遊戲呢?」誘惑似的話語伴隨著一股溫熱呼息自耳旁傳來。

  對於眼前人的舉動,熾癸依然面不改色。

  「即使你不想也一定得玩……呵呵……」

  「唔!」脖頸傳來強大的力道,使得自己近乎無法呼吸--被男子的雙手勒住了。

  「你……能撐多久呢?」眼前的人露出如同惡魔般的微笑。

  頓時,一股從未感受過的恐懼席捲而來,佔據心靈。

  過了幾分,在視線漸漸變得模糊之際,脖頸的力道鬆開了,而自己則跌坐在地,不停的咳嗽,然後張開口喘氣、呼吸。

  「呵呵。」男子伸手抓住自己的頭髮,強制自己抬頭,「下次……再玩吧。」向後施力,使得後腦硬生生撞上牆壁。

  「走吧!」男子一聲呼喊,帶著夥伴們離開。

  男子遠去後,熾癸試圖起身,又因為方才的撞擊使得頭有點暈,又跌坐回地上。

  不會感到怨恨、不會感到悲傷、更不會想要哭泣。

  因為,即使這麼做也無法改變任何事--

------

  「我回來了。」熾癸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喊道。

  家人早已經失蹤,自己則是被孤兒院養大的,不過在那裡的生活並不好,所以他選擇盡早出來,自己找地方住。

  一隻灰色的哈士奇從房間另一端奔跑過來,將熾癸撲倒在地上。

  「灰灰乖……不要舔了好癢……」

  灰灰聽話的離開,坐在一旁看著主人起身,享受完摸頭之後跟著主人走,然後看著主人翻找抽屜,拿著一條黑色的東西往鏡子走去。

  「這樣……應該可以吧。」熾癸戴上了黑色的頸圈,稍微摸了一下。不想再體驗到那種恐懼,必須做出這樣的保護才行。

  「汪嗚汪嗚……」灰灰開始原地打轉起來。

  「怎麼了?」熾癸走到愛犬旁邊坐下來,灰灰開始用鼻子頂熾癸脖子上戴的頸圈。

  「不喜歡我戴啊。」熾癸將頸圈拆下,灰灰立刻開始舔舐熾癸的脖子。

  「等等……不要這樣啦……」熾癸使力想將灰灰推開,不過似乎沒用。

  「汪!」灰灰再度將主人撲倒在地,而且不給主人起身的機會。

  牠察覺到了,主人又被其他人欺負,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樣被欺負;牠看到主人的脖子有一道紅色的勒痕,在牠眼裡看來,就像一道傷口。

  「灰灰……謝謝你……」

------

  「咳、咳咳……」伴隨著咳嗽聲,跌坐在地。

  「呵呵,今天可不只這樣呢。」只見男子往旁側身,好讓熾癸看到他身後的景象--那瞬間,熾癸驚訝的腦袋一片空白。

  男子的夥伴將身形碩大的狗重摔在地上,只見全身是傷的狗兒哀嚎幾聲,勉強的張開眼望著熾癸--

  「灰灰!」熾癸回神時,已經完全被驚慌佔據了思考。

  「哎呀、第一次聽你開口說話呢……壓住他!」男子一聲令下,熾癸馬上被好幾個人壓倒在地上,頓時動彈不得。

  「灰灰……放走灰灰……」

  「你求饒的聲音真是好聽,呵呵……」男子走到愛犬旁邊蹲下身,從腰間抽出匕首,「讓我多聽聽你求饒的聲音吧!」

  男子握緊匕首,尖端對準狗的左前腳,像是鋸木一樣來回移動,一聲無力的哀嚎傳進耳裡,卻沒有掙扎。

  「住手……」

  男子沒有停下動作,狗的左前腳就這樣與身體分離,見骨的傷口流著血,狗已經沒有哀嚎、沒有顫抖。

  「呵呵……」男子笑著像剛才那樣,將狗的右前腳也切斷。

  「住手!住手……」

  不論如何掙扎,就是無法掙開;不論如何呼喊,行動都不會停下。

  摯愛的同伴,就這樣在眼前被支解--明明有能力可以保護,可是並不想使用--只因害怕傷害了別人。

  頓時,熾癸對這樣的自己有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怨恨。

  為什麼不掙開?

  灰灰……會死的!

  會死!

  「喝啊--」熾癸奮力起身,將壓制自己的好幾人打倒在地。

  「反抗了?真是有趣。」男子起身,佇立於一旁看戲。

  過了不久,男子見夥伴都已倒地,才往前邁出腳步。

  「呼……哈……」熾癸微微彎身喘氣。

  「真像是炸了毛的貓呢。」男子走到離熾癸一步的距離,熾癸忽地轉過身--表情變了,眉頭緊皺,咬緊牙關,眼神變得凶狠,如同發狂的野獸。

  「跟我玩玩吧。」男子話剛說完,熾癸立刻揮拳,男子一派輕鬆的側身閃躲,然後抓過伸來的手,用匕首在上頭割了幾刀後,立刻放開向後跳一步。

  熾癸吃痛得收回手,往前追擊,不認輸的連續揮拳,都被對方側身閃過。男子抓住機會往熾癸的腰部重擊,讓他痛得跪在地上。

  「真是不聽話呢。」男子抓住熾癸的脖子向後施力,讓對方的後腦撞上牆壁。

  「生氣的貓……」男子伸舌舔了舔唇,「似乎很美味……」握緊沾了血匕首,在熾癸的左臉頰重重割下兩刀。

  忽然,熾癸從原本難受的表情轉變為凶狠,隨後男子感到腹部一陣劇烈疼痛便鬆開了手。

  「你這傢伙……咳!」男子難受的雙手抱著腹部。熾癸立刻上前開始連續的揮拳,最後抬起腳將男子踹倒在地,順勢彎身撿起掉在一旁的匕首,往男子的胸口連刺好幾下,最後將匕首插在上頭。

  熾癸雙膝一折跪在地上,他雙手抱著自己的身體,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正在顫抖,怎麼樣也停不下。

  害怕、憤怒、悲傷,全部混雜在一起。

  熾癸迅速起身,走到愛犬旁邊。

  倒在血泊中的狗,毫無動靜,被支解的四肢如同廢棄品般被隨意地扔在一旁。

  熾癸再度跪下,低頭看著眼前的愛犬,記憶如幻燈片般迅速閃過。

  「灰灰……灰灰……嗚嗚……」熾癸抱著頭落淚,他再度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感覺--悲傷與哭泣。

  以為已經沒有感覺了。

  明明這樣做也無法改變事實。

  可是……很痛苦、很難受……

  過了許久,情緒稍微平復的他往一旁看去,內心浮現出了一個想法,他將愛犬的四肢撿起,再將愛犬的身軀扛在肩上,走出暗處。

  身體完好無缺的話,你是不是就會回到我的身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