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給予溫暖

  「媽媽,那個人是誰?」一位約七歲大的小女孩奔進房間,看了一眼單膝跪在地上的男子後向坐在沙發上的母親提問。

  「他是以後要照顧你的人喔!」她伸手摸摸女孩的頭,「起來吧,我相信你可以把薰照顧的很好。」對著跪在地上的男子命令。

  「是。」男子起身,「夏洛克不會辜負您的期望。」微微躬身。

  「媽媽……」薰抓緊母親的衣服,有些害怕的看著前方的男子。

  對於薰的表現,母親只是摸摸她的頭,「小薰來、跟夏洛克介紹一下自己吧。」說完,起身將她輕輕推到男子面前。

  「我叫夏洛克,請大小姐多多指教。」夏洛克單膝著地跪下來,視線正好與女孩平行。

  「我……我叫薰……」說完立刻轉身跑到母親身旁緊抓著母親的衣服不放。

  「小薰一直以來都有點怕人,這點必須讓你多花點心力了。」話語頓了一下,「實在是傷腦筋,這孩子連斯瓦德都會怕,明明已經相處很久了。」露出無奈的表情。

  「夏洛克會盡力幫忙的,請不用擔心。」夏洛克起身。

  「小薰。」女孩看著蹲下身的母親,「媽媽現在要出門一下。」眼神柔和地看著薰。

  「媽媽會去多久?」語氣透露出些許著急。

  「吃晚餐前會回來的,小薰要跟夏洛克好好相處喔,知道嗎?」

  「可是……」薰思考了一會,「我知道了……」不想再讓媽媽擔心自己了。

  母親聽到了回答後起身,「那麼、我先出門了。」往房門口走去。夏洛克立即走到門旁開門,「您慢走。」微微躬身。

  母親走後,夏洛克走到薰的面前跪下,「大小姐現在想去哪裡呢?」

  夏洛克忽然的動作,令薰有些愣住,「想去花園……」過了幾秒才回神。

  「是。」起身走到門旁,「大小姐請。」打開房門。

  出了房間、關上房門。夏洛克往前走了幾步,手忽然被一個微小的力道抓住,本能地回頭望--對到視線的瞬間,細緻的小手停在半空,而後慢慢放下,別過頭不再看一眼。

  夏洛克微微一笑,「大小姐請。」伸出了手。

  對於突如其來的動作,薰回過頭,怯生生地將手緩慢伸向那戴著白手套的手。夏洛克將薰的手握住後,才回頭繼續前行。

  薰仰頭望著對自己來說有點高大的背影。

  斯瓦德似乎沒有笑過--不禁想到另一人。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長廊上漫步著。

------

  「大小姐喜歡花嗎?」

  「紅色的玫瑰,很漂亮。」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花園中。

  「書上說紅色的玫瑰,是代表愛情的意思。」薰望著眼前盛開著的鮮紅玫瑰,「聽媽媽說,爸爸就是拿著一堆玫瑰向媽媽求婚的。」

  「這樣呀,聽起來很浪漫呢。」

  兩人在花園中漫步許久,忽然,薰逕自跑向一旁蹲了下來。

  「大小姐,怎麼了呢?」夏洛克走到薰的身旁彎下身。

  「百合……枯了……」地面上,一朵乾癟的花平躺著,奄奄一息。

  「大小姐請不要難過,生命是有始有終的,一朵花枯了,自然會有另一朵花盛開。」語氣輕柔地安慰。

  「嗯……」薰緩慢起身,「我想去大廳等媽媽回來,然後跟她說。」轉身仰頭看著夏洛克。

  「是,這邊請。」夏洛克轉身前行,左手被一個微小的力道握住。這次他沒有回頭,自然的回握。

  代表「事事順利」的百合花,枯萎了,奄奄一息。

------

  隔天早晨,母親一大早已經出門。用完早餐的薰剛從一樓的飯廳出來。

  「我要回房間。」

  「是。」夏洛克帶領著大小姐上樓梯,左手一樣被那微小的力道握著。

  許久的時間,薰都沉浸在書本的世界,這本看完又拿起一本,就這樣持續到傍晚。

  今天一樣到大廳等待母親歸來。但是,遲遲等不到母親,不得已只好先用晚餐。

  大廳裡,薰坐在暗紅色的木邊沙發上,夏洛克則站在一旁。

  「媽媽好慢喔。」薰望向時鐘,已經離平常歸來的時間點過了很久。

  忽然,一陣急促的跑步聲自樓梯傳來,令薰和一旁的夏洛克轉頭。

  「怎麼了?」出聲的是夏洛克。

  「夫人……夫人現在人在醫院!」斯瓦德喘了口氣,「得趕快過去!」

  「媽媽……媽媽怎麼了?」薰的語氣滿是害怕。

  頓時,一股緊張的氣氛,環繞於四周。

------

  「診斷結果為心肌梗塞。」穿著白袍的老醫生語重心長的說,「很遺憾,存活的機率不大。」

  「知道了……謝謝醫生。」斯瓦德躬身送走老醫生,走回病床旁。只見薰趴在床邊不斷哭喊,夏洛克則在後面出聲安慰。

  「小薰……」聽見母親的聲音,薰立刻停止了哭泣。

  「斯瓦德……夏洛克……」被點名的兩人立刻單膝跪下來。

  「要好好幫我照顧小薰……」語畢,闔上雙眼。

  「媽媽!」

  這時,斯瓦德默默起身往門口走去。夏洛克也跟著起身。

  「我不要離開媽媽……我想留在這裡……」薰再度哭了起來。

  「大小姐、夫人已經累了,就讓夫人好好休息吧。」

  過了幾分,薰還是不理會夏洛克的話,持續的哭。

  「失禮了--」夏洛克鼓起勇氣,彎身橫抱起薰。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薰停止了哭泣,因為受到驚嚇而本能的將身體往夏洛克依靠。

  「夏洛克……」被點名的人在踏出門前停下腳步。

  「小薰……就拜託你們了……」

  一道刺耳的聲音環繞於病房。

  「一切照您的要求。」伴隨著話語響起了「躂躂」的腳步聲。

------

  「嗚……媽媽……」薰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哭泣。

  「請不要難過……」夏洛克跪在薰面前,拿出手帕替大小姐擦拭眼淚。想要再多一點安慰--對於只會說這種話的自己感到無奈。

  「媽媽已經……不會回來了……對不對……」充滿了淚水的眼眸筆直望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人。

  夏洛克愣住了--他不敢回答,深怕會將那幼小的心靈擊碎。

  忽然,夏洛克感到自己被一股些許強硬的力道環抱住。

  「大……大小姐……」夏洛克有些不知所措。

  『小薰……就拜託你們了……』

  夏洛克緩緩地伸手撫摸薰的頭。

  「夏洛克不會辜負您的期望……」低聲地喃喃自語。

  過了許久,薰漸漸停止了哭泣,也放開了身前的人。

  「我想……睡……」帶著些微鼻音和抽泣。

  「是。」夏洛克起身。這次他主動牽起大小姐的手,帶領著她。

------

  「祝大小姐有個好夢。」夏洛克躬身。

  「夏洛克、晚安。」

  多看了一眼大小姐,才放心的關上房門。

  「老爺沒辦法抽空回來,真是遺憾。」身後忽然傳來斯瓦德的聲音,令夏洛克有些驚嚇的轉過身。

  「哎呀、嚇到你真不好意思。」「不不,倒是夫人……」

  「那個啊、我們邊走邊說吧。」語畢,夏洛克跟隨著斯瓦德的腳步。

  「關於後事的部分,雜務自然是交給僕役負責,之後才會需要我們。」

  兩人來到了大廳,坐在沙發上。

  「大小姐似乎已經信任你了呢。」斯瓦德轉移了話題。

  「聽夫人說,大小姐會怕你、是真的嗎?」夏洛克抱著好奇心問。

  「是啊。」斯瓦德望著地板。

  「那不就……」

  「沒關係的。」硬生生將夏洛克的話打斷,抬起頭望著金黃色吊燈,「倒是往後的日子……還很漫長呢。」

  「是呀。」夏洛克跟著抬起頭。

  昏黃的燈光,圍繞著一層光暈。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