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特別篇】清明

  寧靜的清晨,太陽尚未升起之時。

  「快點快點,再不去就要遲到了!」「等等,在走廊不可以奔跑啦!」

  朔泉剛從自己房間出來,就看到兩個年輕的僕役經過。

  「朔泉,早安。」接著是夏洛克從同一個方向漫步走來。

  「早,方才那兩個僕役正在為什麼事而著急?」

  「今天是清明節,他們正趕著去開會,我們也快點走吧。」語畢,夏洛克開始往僕役遠去的方向前行。

  「清明節?」朔泉走在一旁。

  「妖族沒這個節日嗎?簡單來說,就是要去墳墓祭拜已故的祖先、親人或朋友,就像是帶著禮物去拜訪他們一樣。」

  「第一次聽聞,受教了。」朔泉的語氣充滿了恭敬。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必須到墓園那裡祭拜大小姐的母親,宅邸裡一些比較資深的僕役,也會跟著一起去幫忙,然後這一天的清晨都要開行前會議。」

  兩人到了大廳,這裡聚集了一些僕役,斯瓦德正站在最前面喊話。兩人走到斯瓦德的身旁,會議立即開始。

------

  窗外太陽逐漸升起,會議也宣告結束。

  「時間差不多了,我去帶大小姐過來。」夏洛克轉身上樓。

  「朔泉,今天你來幫我做事,大小姐就交給夏洛克吧。」斯瓦德面帶著微笑。

  「吾明白了。」朔泉微微點頭。

  「各位早安。」過不了多久,樓梯傳來了平穩的腳步聲與熟悉的人聲,「今天也按照慣例辛苦各位了。」薰走下樓梯,灰色樸素的裙子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變為銀色的錯覺。

  「大小姐早安,我們以身為大小姐的僕役為傲,並不會感到勞累,請大小姐無須擔心。」十幾位僕役整齊地站在大門兩側,一致的躬身、一致的回應。

  「今天天氣真不錯。」薰在上馬車前抬頭望了一眼天空。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即使是雨天,也會為了大小姐而放晴的。」夏洛克站在馬車前為大小姐開了門,向大小姐伸出手。

  「真難得聽到你說出這樣的話。」薰的嘴角上揚了幾分,伸手搭在夏洛克的手上,緩慢踩著台階上馬車。

------

  太陽緩緩移動到了正中,影子也悄悄地轉移了方向。

  「媽媽……」薰凝視著眼前比自己高大一些的石碑。

  「大小姐,一切事務已經完成。」夏洛克走到大小姐身旁躬身。薰默默轉過身,回過頭看了石碑一眼後,才繼續前行。

  「大小姐散發著悲傷的氣息。」站在不遠處的朔泉目光聚集在大小姐身上。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這樣,只有今天而已。」斯瓦德拍拍朔泉的肩,「不用太擔心,只要記得把位子讓給夏洛克就好。」笑著把話說完。

  「夏洛克很會安慰人?」朔泉對著斯瓦德投以疑惑的眼神。

  「算是吧。」斯瓦德扔下簡短的話語後離開了。朔泉則跟在後面,腦裡不斷思考剛才的話語。

------

  「今天,沒有月亮。」大小姐站在窗前仰望,一旁的夏洛克只是靜靜躬身。

  「你覺得它是不是去找太陽了呢?」大小姐頭也不回,望著窗外漆黑的夜空。

  「也許……是跑到太陽的懷裡去哭了吧。」夏洛克透過窗戶的反射,隱約看到大小姐落下了淚。

  每年這個時候,大小姐都會這樣,看著窗外;而每年的這個時候,月亮總是悄悄地躲了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

  「討厭……」薰低下頭,「笨蛋……」轉過身,臉頰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大小姐覺得悲傷難耐的話。」夏洛克往前走幾步後蹲下身,「可以依靠夏洛克。」語畢,從口袋拿出手帕,輕柔地替大小姐擦拭淚水。

  「我又不是小孩子。」薰走到床邊,回頭一句『我要睡了』,就逕自爬到床上蓋起被子。

  「大小姐晚安。祝您有個好夢。」夏洛克起身將燈關了,走出房間。

------

  一樓某個小房間裡,燈火未熄。

  「等你好久了,情況如何?」斯瓦德坐在椅子上。樸素的圓桌上擺著一盤裝著餅乾的盤子,圍繞在桌旁的其他兩張椅子正空著。

  「我好失望啊。」夏洛克關上房門,走到桌邊拉開其中一張椅子坐下,「大小姐以前都會抱著我哭的,現在長大了就自己一個人默默掉淚。」

  「畢竟也不是小孩子了,但是默默掉淚感覺不太好,大小姐有跟你說些什麼嗎?」斯瓦德將裝有餅乾的盤子往中央推。

  「沒說什麼。」夏洛克隨手拿起一片餅乾,「看起來是不好意思說的樣子。」放進嘴裡咀嚼。

  關起的房門在這時發出聲響。

  「朔泉你好慢啊,我還以為你迷路了呢。」斯瓦德招了招手示意來者過來坐。

  「原來有這種地方。」朔泉環視四周,窄小的房間有著一扇普通的四方型窗戶,古銅色吊燈柔和的發出光亮,照耀在青色牆壁上。

  「這裡是我們的休息室,還不錯吧?」斯瓦德露出微笑。朔泉走到桌邊拉開僅剩的一張椅子坐下。

  「兩位在這裡討論什麼呢?」

  「這個嘛……」斯瓦德看向夏洛克。對方發現了斯瓦德的視線後,只是默默的伸手拿餅乾吃。

  「是關於大小姐的事。」於是,不久前說過的話又重復了一遍。

  「老實說,我有點怕大小姐悶出病。」夏洛克的語氣滿是擔心。

  「看目前的樣子應該是不會。」「吾認同斯瓦德的看法。」

  「現在還會哭,可是如果之後不哭了呢?甚至連話都不說了!那……天啊!」夏洛克一臉震驚的雙手抱頭,「要是到了那種地步,那我……」還沒說完就趴到桌上去了。

  「夏洛克……」朔泉對著夏洛克投以關心的眼神。

  「唉唉,他都是那樣子,不用關心他。」斯瓦德伸手拿起餅乾,「倒是你,還習慣這裡的生活嗎?」放進嘴裡咀嚼。

  「吾適應得很好,也學到很多東西。」朔泉也跟著拿起餅乾吃。

  「那就好,有任何問題的話都可以請教我。」

  「大小姐……嗚……大小姐您一定要振作起來……」原先趴在桌上的人這時發出了聲音。

  「你也太誇張了吧,還有、現在有新人在場,你這醜態還是收斂一點吧。」語畢,拿起餅乾往嘴裡送。

  「我這是在擔心大小姐!還有、你再繼續吃下去可是會胖的,到時候就穿不下衣服了。」夏洛克抬起頭,以相同的語氣反駁。

  「在我眼裡看來,你非常像那種會對大小姐做出非禮舉動的傢伙。」斯瓦德攤手。

  「你說什麼!」夏洛克站了起來還不忘拍桌一下。斯瓦德慵懶的語氣總是能夠把夏洛克激怒到拍桌。

  「兩位請控制一下音量……」一旁的朔泉完全沒辦法介入兩人之間。

  在兩人鬥嘴一人不知所措的同時,窗外那原本漆黑至極的夜空,月亮悄悄探出頭來,散發出些微光亮,像是在對著窗内的景象輕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