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篇】初來乍到

建議初次觀看這系列的人先看這一篇。

  寬廣草地綻放著無數鮮豔花朵,被灰色圍牆所包覆的花園,圍繞於大約三層樓高的雪白屋子四周。

  灰色牆壁有著整齊一致的線條,幾扇乾淨透明的弧形窗戶,有著鮮紅色窗簾陪襯,陽光直射進屋裡,懸掛於天花板中央的大型吊燈反射出亮麗柔和的金黃色。光滑的大理石地面鋪了一層鮮紅色的地毯,有著複雜的圖樣。

  暗紅色沙發上坐著一位少女,暗藍色長髮如同夜空的色彩,淡藍色雙眼有著天空的自然,深色系的墨綠色裙子上有著黑色蕾絲邊,散發著難以親近的氣息。一旁站著一位高挑的男人,黑色短髮,烏黑的眼睛,整齊純黑的服裝,胸口繫著的黑領帶對比著底下的白襯衫,毫無裝飾的黑外套包覆著略細的腰部,下擺往兩旁分開到了後側,樸素的灰長褲有著一致的線條。

  「斯瓦德,不是說今天會有新人過來?」少女的口氣有著一絲不耐煩。

  「是,就快要抵達了,請大小姐再稍候一下。」被喚作斯瓦德的男人微微躬身。

  「之前那一位雖然還不錯,不過肯定還有更好的吧。」

  「大小姐說的是。」斯瓦德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一顆水晶球,握在手裡凝視,漸漸地水晶球不再透明,而是浮現出影像,「人已經抵達了。」話語一止,便有兩位女僕將大門開啟,站在外頭的人穿著與斯瓦德同樣的服裝,灰色短髮與鮮黃色的眼睛看上去有些不自然。他緩慢的步入屋裡,走到大小姐面前單膝著地跪了下來。

  「吾名為朔泉,今後將服侍大小姐一切事務。」平穩的語氣充滿了恭敬。

  「斯瓦德,去把夏洛克帶來。」「是。」斯瓦德離開後,大小姐從沙發起身走到朔泉面前。

  「抬頭。」朔泉聽令抬起頭,鮮黃的眼讀不出任何情緒。

  大小姐打量了朔泉許久,「你……是妖吧?」話語剛落,朔泉眼神就表現出一絲緊張與驚訝。

  「不用緊張,這裡的一些僕人也是妖,我不會因為你是妖,就對你有任何偏見或不平等待遇,在這裡,我不允許有人因為種族差異而爭執。」朔泉聽到了大小姐的一番話,眼神變得放鬆下來--連同心理的緊張和恐懼。

  「大小姐,我依照您的指示將夏洛克帶來了。」「請問大小姐有何吩咐?」斯瓦德身邊的人躬身,落在肩頭的酒紅髮絲向前滑落,帶著些許棕色的眼睛也隨著動作微微垂下。

  「帶這位新人去逛一圈。」「是,麻煩請跟我過來。」夏洛克領著朔泉離開。

  「斯瓦德。」「是。」大小姐坐回沙發上,「這位新人還不錯,你覺得呢?」「是,我也認同大小姐的看法。」斯瓦德躬身。

------

  「大小姐的母親很早就過世了,臨走前特別交代我和斯瓦德要照顧大小姐。」夏洛克領著朔泉解說、介紹各處,順便說明關於大小姐的事。

  「後來,大小姐決定跟隨父親的腳步,立志成為驅魔師,直到現在都還在努力。」

  妖族因為某些因素或是失去了理智,就會「魔化」,尚未完全魔化的妖是可以拯救的,而完全魔化後的妖已經沒有思考能力,只會按照本能行動,專門驅逐與鎮壓這些魔化的妖族就是驅魔師的工作。

  夏洛克發現朔泉的神情有些改變,決定轉換話題,「斯瓦德是這裡的總管,原本是我在大小姐的身邊就足夠了,但是那傢伙卻說他可以做得更好。」

  「聽起來你們相處不太好。」沉默已久的朔泉出聲,神情變得放鬆下來。

  「我覺得他有點高傲,總是懷疑我的辦事態度,不過他是總管,不可能全天候待在大小姐身邊,所以他太忙的話,我還是可以獨佔大小姐的。」夏洛克特別強調「獨佔」兩字,語氣略帶笑意。

  之後兩人沒再繼續話題,逛了宅邸一圈回到大廳。

  「夏洛克已經完成大小姐的吩咐。」夏洛克走到大小姐旁邊微微躬身。

  「斯瓦德,你可以去忙了。」「是。」斯瓦德聽令離開了大廳。

  「我要回房間,夏洛克你可以去休息了。」「是。」不同的兩個聲音同時回答。

------

  時間靜悄悄地來到下午,正值下午茶間,一如往常的在花園度過,午後的陽光柔和的撒落,帶著些許暖意的風輕輕吹拂過臉龐。

  「你為什麼會選擇來到我這裡?」大小姐拿起紅茶啜了一口。

  「吾的資歷淺薄,原先服侍過一位主人,不過吾被迫離開。」

  「在我看來,目前你的表現都很好。」大小姐拿起一旁餅乾往口裡送。

  「謝謝,吾不解為何會被主人驅離,也許是做得不夠好,吾當時很自責,但是吾也在那裡學到許多。」

  「那麼,你認為現在可以做得好嗎?」

  「吾還有非常多需要學習之處。」朔泉走到大小姐的面前,「吾選擇此處並無別因,只為能夠盡最大的力量,將一切完全且完整的奉獻,即使吾因任何理由被予以驅逐,也毫無怨言。」語畢的同時,單膝碰地跪下,放慢的動作如同那闡述話語的緩慢,而低下的身軀則表現出服從。

  「很好,現在就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薰,薰衣草的薰。」

  「是,吾會銘記於心。」朔泉知道,自己已被認同,想必這是大小姐的作風。

  「我要到書房。」薰起身,朔泉剛才跪地之時,令她憶起了夏洛克的身影,似乎有那麼一瞬間重疊了。

  「是。」朔泉跟著起身。

  過了許久,有兩人正朝著花園走來。

  「斯瓦德,我覺得我的地位不保了。」是夏洛克和斯瓦德。

  「怎麼?擔心大小姐不再叫你?」斯瓦德頭也不回,專心做事。

  「原本我就是待在大小姐身邊的,先是你這總管把我推走,現在還來了一個黃眼妖,把我當成什麼了!」夏洛克的語氣從頭到尾都充滿了強烈。

  「你別只顧著抱怨,做事比較重要,還有,要是你現在這個樣子被大小姐知道了,那你的地位肯定會降到最低下的僕役。」

  「你這惡魔,還是回地獄去吧!」「那我會順道拉你一起走。」斯瓦德有些不耐煩,這樣的抱怨,一天會聽到數十次。

  「你這……」「做事!」每次都是在斯瓦德快要發火時才肯停止。

------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吃完晚餐的薰回到房間,走向窗前。

  「今晚是滿月呢。」薰望著窗外,「美麗的滿月,你覺得如何呢?」

  「吾覺得潔白美麗的滿月就如同大小姐一樣。」

  「你說話的技巧還不錯呢。」薰的嘴角上揚了一些。

  「能被大小姐稱讚是吾之榮幸。」朔泉微微躬身。

  「夏洛克應該有跟你說關於我的事吧?」薰轉身面向朔泉,對方只躬身答是。

  「這間屋子佈有一個結界,魔化的妖是進不來的,驅魔師是眾妖憎恨的對象這點,你應該知道吧?」

  「是,妖族們都認為,驅魔師是殘酷的,不斷的殺害自己族人。」朔泉語氣平淡。

  「這個結界是為了能不要殺害無辜的妖所佈的,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一些過於偏激的妖族闖進這裡。」薰又看了一眼窗外。

  「我只有在逼不得已時,才會殺,如果他們要自尋死路,那我也沒辦法。」薰往門的方向走去,「到大廳吧。」

------

  「你們給我讓開!我是來找混帳驅魔師的!」

  「夏洛克,你覺得大小姐什麼時候會來?」「等等就來了吧!我有點累了不想陪他玩。」

  對於忽然闖進來的「訪客」,兩人早已習慣,在得到大小姐的同意之前,他們是不能隨便出手的,最多只能制止對方的行動。

  「你們竟然!」「好像有人找我?」此時薰從樓梯走下,夏洛克和斯瓦德躬身迎接大小姐的到來。

  「你就是驅魔師?不要笑死人……」話語還沒說完,夏洛克已先行一步將對方給揍倒在地。

  「任何人都不能污辱大小姐。」夏洛克回復原本姿勢,只有這點可以不用經過同意就出手。

  「做得不錯,不過這次讓朔泉來幫我的忙就可以了。」夏洛克聽令往後退到原本位置。

  「吾、吾嗎?」朔泉似乎受到些微驚嚇。

  「不用緊張。」薰說了這句話後,雙手合十靠近胸前,低聲念起咒語。

  「可惡的傢伙!看招--」對方起身後,伸出了尖銳的指甲往前奔跑。朔泉上前迎接,對方揮舞了幾次都被閃躲開來,朔泉看準機會將對方的雙手抓住,抬腿瞄準對方的胸腔踢去,骨頭碎裂的清脆響亮之聲傳進耳裡。朔泉又往對方的腹部踢了一腳才收手,放開手的同時對方也往後倒去。過了不久對方的身體化成光點漸漸消失。

  「身手不錯。」薰轉身準備上樓。

  「能被予以稱讚是吾之榮幸。」朔泉跟隨著大小姐的腳步上樓。

  「我要睡覺了,夏洛克跟斯瓦德你們也不要太晚睡。」

  「是,希望大小姐今晚能睡得好。」兩人齊聲道出相同話語,屈身恭送大小姐上樓。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