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我想見到你,見到你的面貌……但是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奢求……

------

「非常抱歉,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是我們也無能為力。」穿著白袍的老醫生看著發光螢幕,語氣沉重。


「怎麼可能?醫生請您再仔細看看,一定……」一位穿著鮮紅襯衫的男子站起身。

「不了,我們回家吧,謝謝醫生。」一旁穿著深藍外套的男子從椅子上起身走出房間。

兩人走出醫院,路途中,散佈在兩人之間的只有沉默與沉重。

「皓,不能這麼快就放棄阿!」打開門回到家中,鮮紅襯衫的男子率先劃破沉默,語氣有些激動。

「澈,我們已經很努力了,但是不管跑幾間醫院都是一樣的答案呀!難道你想把自己累死?」皓稍微摸索了一下,坐到沙發上,低下頭。

「我……」澈見到皓低下頭的樣子,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皓看不見任何東西,就連一絲光亮也無法滲透進眼裡,完全的黑暗。

「皓……」澈帶著有些顫抖的聲音走近不發一語低垂著頭的皓。

「為什麼……我只是希望……你能夠看見我……一次也好……」澈坐了下來,聲音變得些微沙啞與模糊不清。

「見到一面之後就再也看不見,那樣會更痛苦的。」皓的語氣平淡如同事不關己般,卻讓澈的心疼痛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把一隻眼睛給你……這樣你就看得見了……」

「你阿,還是跟小孩子一樣呢。」皓摸了摸澈的頭,然而澈卻忽然撲到皓身上,將他壓在沙發上。

「這些話都是……我希望你可以看見阿……看見我的樣子,然後牢牢記住,這樣你的世界就只有我,只看得見我,只容得下我……」澈用帶著些微哭腔的聲音說著,皓只是撫著背安慰他。

「別哭了,一個男人哭什麼哭呢,而且臉會變得不好看喔。」皓緩慢的以指尖摸著澈的臉頰、五官,幫他拭去淚水。

就在這時,澈抬起頭吻了皓,直到自己快要喘不過氣才分開。

「你呀,真是拿你沒辦法。」皓感覺到澈的呼吸漸漸平穩,因為澈壓在自己身上無法脫身,皓只是閉上了眼。

時間流逝,兩人不知在何時已沉沉睡去。

------

我想見到你,見到你的面貌……但是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奢求--也許這個奢求,只能在夢境裡實現吧?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