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有人來救你的……」

你們要去哪裡……不要丟下我……

「走吧……」

不要……丟下我……為什麼不讓我跟你們一起……

「再見--」

------

陽光溫暖的撒在草地,卻一點也無法透進地底下那窄小的洞穴,洞穴中一個身影蜷縮,有著貓的尾巴和耳朵,左腳綁著一條鐵鍊。

毛茸茸的耳朵抖動了幾下,撐起身體跪在地上,然後往前移動,鐵鍊也因為這個動作而發出聲響;身影停止了前進,因為鐵鍊的長度到了極限,將整個身體趴在地上,向上伸出手,指尖觸碰到了一絲陽光。

外面一定很溫暖……

將手收回來,鐵鍊發出聲響,然後恢復到原本蜷縮身體的樣子,洞穴的冷冽使得意識很清醒。

------

「外面天氣真好呢。」帶著些微棕色短髮的男子從椅子上起身,伸展筋骨後走出屋子。

原本從事醫生工作的男子,因為討厭都市的喧鬧而搬到了這裡,屋子的所在地正好夾在都市外圍與森林外圍,對他來說,錢已經賺得夠多了,剩下的只要欣賞美好風景,人生就無遺憾了吧。

享受著溫暖的陽光、樹林的清爽與芬芳之時,男子發現到一處寬廣草地,便到那裡躺下來欣賞天空,乾淨的天藍色令男子有些陶醉,漸漸閉上眼。

「不行,差點就睡著了。」忽然睜開眼起身,拍了拍背後的灰,準備回家時,他看到不遠處有個窄小的洞,好奇地走過去。

「兔子的洞嗎?」邊說邊撥開洞口邊的雜草,洞口變得有些寬大,陽光也在這時照射進去,他發現到裡面有一個人而嚇得往後退。

「有著毛毛耳朵的人?而且還有一條尾巴……」男子第一個想到了貓咪,又好奇地往洞口看,那人的左腳綁著一條鐵鍊,而他正緩緩撐起身體。

光……好像有聲音……

男子看到那人抬頭看著他,而那人的身體立刻縮了起來。

眼睛……好痛……

男子像是想到了什麼,起身跑回家去,到家裡拿了一件外套,又到倉庫拿了鏟子後跑回洞口,他打算將洞挖開救那個人出來。

「等我一下,我會救你出來。」男子朝洞口大喊之後開始將洞口挖開,他將那條綁在那人腳上已經生鏽的鐵環用鏟子打壞,將外套披在他身上後將他抱起來。

------

男子將他放到床上,摸了摸他的背。

「還好嗎?怎麼一直縮著身體?」想先幫他檢查,但是他一直縮著身體的話會很麻煩。

男子將他的手拿開,發現他緊閉著眼睛之後才瞭解到原因,男子將自己的手輕輕覆蓋住他的雙眼,然後扶他坐起身。

「慢慢睜開眼睛……」放輕聲音引導他,直到他的眼睛能夠完全睜開後,緩慢地放開手。

「那個、嚇到你了嗎?」那人在男子放開手之後立刻縮到屋子角落,尾巴垂了下來,但是毛卻很明顯地豎起來。

「看來檢查的事等等再說好了……我去弄牛奶給你。」說完便走到廚房去。

那個人是誰?為什麼要救我出來呢?--這樣想著,稍微整理了一下尾巴跟耳朵的毛,又舔了舔右手背上的傷口,有點發疼,之後靜靜地待在角落等待男子。

「來、小貓咪過來喝吧。」男子對他笑了笑,也看到了他手上的傷,不過在這之前必須要讓他信任自己,不然沒辦法包紮跟檢查。

『貓咪』縮在角落看了看地上那盤牛奶,又看了看男子微笑的臉,慢慢靠近那盤牛奶,之後趴在地上伸出舌頭開始舔。

「你好可愛!」蹲在地上的男子看著他喝牛奶很高興。

牛奶沒了,貓咪抬起頭舔了舔嘴,然後看著男子,彎曲著末端的尾巴豎了起來,男子養過貓,他知道這樣表示可以親近,但是不能太超過。

「好乖好乖,我的名字叫納希,要記得喔。」男子伸手摸貓咪的頭,看著他瞇起眼睛的樣子。

「你的手上有傷口,能不能讓我看看呢?」納希放柔聲音,試探性摸了摸他的手,但是馬上就收回去。

「我怕我會弄痛你……」納希裝出低下頭沮喪的樣子,他希望是貓主動伸手過來,好比是要等貓打從心底同意他才會行動。

貓看到納希的樣子,原本彎曲著的尾巴尖豎直了,貓完全相信了納希,他伸出受傷的手到納希面前。

「你相信我?謝謝你!那可以先到床上嗎?」納希伸手指向床鋪。

貓爬到床上之後納希才起身到桌邊做準備,而貓只是靜靜看著納希,過不了多久,傷口包紮完成。

「現在我要幫你檢查,乖乖的不要動喔。」

就這樣,漫長的時間過去了。

「你好健康,這讓我有點意外。」納希坐到床邊摸摸貓的頭,他幫貓穿上白襯衫跟短褲。

「對了,你會不會說話呢?」貓聽到納希的話後身體微微震動了一下,看向納希。

「會……」說完,貓低下頭,而納希愣住了。

「那個……可以……」納希回了神。

「可以什麼?」進一步問,他發現貓的臉有點泛紅。

「抱……」貓別過頭去,納希笑了笑,然後雙手環抱住他。

「貓也會想要抱抱?」貓轉過身回抱納希。

「小時候……爸爸、媽媽還有哥哥丟下我走掉了……」納希開始撫摸貓的背。

「我的腳被鐵鍊綁著,怎麼弄都弄不開……只能看著他們走掉……」貓顫抖著身體哭泣,再也講不下去了。

「好乖好乖……」納希緊緊抱著貓。

「可不可以……不要走掉……」貓擤擤鼻子,勉強說出最想說的話。

「當然可以。」聽到這句話的貓抬起頭,「我在這裡獨自生活……也感到有點寂寞呢。」納希抬手幫貓拭去淚水。

「哎呀,才剛幫你擦完眼淚,怎麼又哭了呢?」見到貓又低下頭哭泣的樣子,納希又摸摸他的背。

那時,令冰冷身體與內心變得溫暖的,不是陽光,而是這個渴求了數十年的溫暖懷抱。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