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綠森林中的戀愛

警告:R18、GL注意!

相遇-在那翠綠的森林之間

  春季,大自然中最溫柔的時刻,同時也是生命繁殖的旺季。

  大而平坦的石頭上,一名黃綠色長髮及腰、全身赤裸的少女正伸展著筋骨,佈滿了鱗片的咖啡色細長尾巴,也因為伸展筋骨的動作而跟著伸直了。

  陽光柔和又溫暖,舒適的溫度及百花盛開的模樣,令少女的心情極度愉快。

  這裡是森林的小空地,一半有著花叢、另一半是草叢,正中央是一塊石頭,正好成了一個圓形,而最外圍則是高大的樹木,這塊空地正好不會被樹葉遮住陽光,是少女經常來曬太陽的地點。

  就在這樣心情愉快的時刻,背後突然傳來了腳步聲。少女嚇得立刻幻化成了比大石頭小好幾倍的黃綠色蜥蜴,奔馳到附近的樹木攀爬向上,站在其中一枝上向下盯著大石頭附近的狀況。

  映入蜥蜴眼簾的是一名淺紫髮及腰的女子,純白長袖的襯衫有著粉色邊際作點綴,在襯衫和紫色短裙之間有著一條和自己相似的長尾巴,不同的點在於女子的淺紫色尾巴比自己的粗一些,且上頭佈滿了白色的圓形斑點,還有顯眼的銀色腹鱗做陪襯。

  純黑的長靴踩在短草地上,女子絲毫沒有想控制腳步聲的意思,只專心的左右張望。位於樹上的蜥蜴一邊思考著女子的來歷一邊盯著她的動向。

  突然,女子轉向自己所在的樹木,伸出右手一揮,一道聲音從樹下傳來,蜥蜴跟著向樹木的方向看去--樹木上插著一片尖銳的片狀物體。

  蜥蜴嚇得將警戒提升到最高點,並且直直盯著女子的身影,絲毫不敢大意。

  在這之後過了許久,由於女子一直在附近周旋,使得蜥蜴不敢回到原位。持續警戒帶來了一陣疲累,也因為不會被發現的安心感,令蜥蜴的眼皮越來越重。

------
相識-在那瀕臨死亡的夜晚

  當蜥蜴睜開眼時,夜色已佈滿了天空。

  蜥蜴先是探頭向下望,確認周圍沒有威脅之後,沿著樹木攀爬向下,飢餓感驅使蜥蜴開始尋找食物。

  體型極為渺小的蜥蜴,來到了危險的地面。先是穿過短草地,來到毫無遮蔽之處的小河喝水,一抬頭即見到對面矮樹上有著美味的毛毛蟲,礙於小河可能會淹死自己,因此決定從一旁的樹上過河。

  一條細長的影子緩緩跟在這隻飢餓的蜥蜴後方,過於飢餓的蜥蜴遺忘了警戒的重要性,招來了致死的威脅。

  蜥蜴停留在樹枝上,專心考量如何跳躍到對向樹枝時,尾巴突然傳來一陣痛楚,本能將身體向後轉,映入眼裡的是致命天敵--一條黃黑相間的蛇。

  蜥蜴慌張的掙扎起來,蛇只是動了動嘴,蜥蜴的尾巴便隨著掙扎順勢納入了口中;美味的蜥蜴大餐正準備下嚥入腹。

  抱有求生意志的蜥蜴瘋狂的甩動身體,甚至回頭張嘴猛咬蛇頭;但天敵無動於衷,依舊只是動了動嘴,令蜥蜴更往嘴裡深入。

  眼看一隻後腿正要深入蛇口,一瞬之間一道強勁衝擊襲來,蛇和蜥蜴一同摔到了地面上。蜥蜴掙扎著翻身並轉向身後,接著在蜥蜴眼前的是天敵的頭;定睛一看,蛇腹上插著許多紫鱗,並滲出斑斑血液。見到這副景象,蜥蜴先是受到了驚嚇,接著開始掙扎想脫離蛇口,但蛇的獠牙正好卡在後腿裡,一掙扎就傳來了劇痛,伴隨著劇痛而來的是一陣無力感,瞬間止住了蜥蜴的掙扎。

  一個巨大的黑影覆蓋住蜥蜴,接著蜥蜴感受到後腿的障礙被移除了。於此瞬間,蜥蜴立刻使出全力向前奔馳,這時尾巴卻傳來了一陣拉力,阻止了自己的前進。

  「花色還真不錯。」一道女子的聲音自身後傳出。蜥蜴轉過身子看向尾巴--尾巴被捏住了;再抬頭一看,這回嚇得不敢亂動,驚嚇之餘更是使出了幻化,因而變成了人型。

  「妳、妳、妳不是白天那個……」少女維持跌坐在地的姿勢,驚訝的瞪大眼看著高挑的女子驚呼。

  對於眼前全身赤裸、驚嚇不已、突然從蜥蜴變成人的少女,女子完全面無表情,站起身來,「妳的腿受傷了,別亂動。」語氣平淡的發出關心的話語。

  「別、別過來!」少女一邊拖著流血的右腿一邊向後一段距離。

  「我不會傷害妳,別動。」女子依舊面無表情,開始緩緩接近少女。

  「這點傷沒關係!總之別過來!」少女忍住劇痛,雙手扶著一旁地面站起身並順勢轉身,正想奔跑之際,一陣暈眩感襲來,立刻腿軟並屈膝跪了下來,就在即將倒向地面時,一股溫暖接住了自己。

  「別……」少女半睜著眼,發出微弱的聲音,接著便沒了任何回應。

  女子將嬌小的少女抱起,讓少女背靠樹木坐著,自己則伸出雙手,靠近血流不止的受傷處,雙手發出了淡綠色光芒,傷口開始緩緩癒合起來。待傷口癒合後,起身走到一旁的小河沾濕手帕,再回過頭來擦拭少女腿上乾涸的血跡。

  傷口處理完畢,女子坐在少女身旁,並陷入了自己的思緒當中。

  這一切都太突然了,不論是蜥蜴變成少女、或是自己拯救了蜥蜴;明明從來不會出手拯救的。

  稍早見到嬌小少女擺出逞強模樣的時候,女子的心底就已冒出了許多想法。

  好想幫助她、好想為她療傷、好想將她納入懷中、好想……

  身旁的動靜中斷了女子的思考。

  「別跑。」女子率先轉過身使力抱住正想起身逃跑的少女。

  「放開!」掙扎了幾下,突然和女子對上了眼,「嗚……」方才的氣勢立刻消失無蹤。

  「雖然傷好了,但還是多休息一下吧。」女子低頭望向少女的右腿,少女也跟著對方視線向下望。

  「欸?傷口怎麼不見了?」接著抬起頭,「是妳治好的嗎?謝謝妳!」立即面露開心的表情道謝。

  「我叫蘭達,妳呢?」蘭達直直盯著少女,「我、我叫芸翠……」在對上碧綠色眼瞳的瞬間,芸翠立刻偏過頭。

  「怎麼這麼害怕我?」蘭達有些不解。不過對方這個反應比剛才想逃跑的舉動要好得多。

  「白天的時候,妳插了一個東西在樹木上,而我正好就在那棵樹上……」芸翠低著頭像是受委屈的小狗般。

  「那是我為了防止迷路,用來在樹上做記號的。」少女低著頭的模樣,促使蘭達伸出手撫摸對方的頭,「嚇到妳了,抱歉。」

  「那、我問妳喔。」芸翠鼓起勇氣抬頭並轉過身面對蘭達,「妳插在樹上的那個、還有剛剛插在那條蛇身上的那個,是什麼東西?」

  蘭達先是收回了手,「那是我手上的鱗片。」接著將右手的袖子向上捲起一些,露出佈滿蛇麟的手背及手腕。

  芸翠低頭觀察鱗片,「這個紋路……」接著抬起頭來看著蘭達,「妳是……蛇?」隨著尾音落下,瞪大了眼,心理也立刻升起了一陣恐懼。

  就在芸翠迅速轉過身之際,就被蘭達從背後抱住,兩人一同趴倒在地上。

  「別過來!別想殺我!別想吃掉我!」芸翠開始使盡全力掙扎,用哭腔大吼著排斥的語句。天敵正在眼前,又因稍早前的致命威脅,芸翠幾乎是本能地升起恐懼、本能地想要逃離。

  「就這麼、討厭我嗎?」蘭達的一句話語,瞬間令芸翠的動作停了下來。

  剛剛不是才被拯救的嗎?要是沒有她的話,現在可是不會醒的。

  那為什麼要害怕呢?為什麼要逃跑呢?

  因為,她是--

  「很討厭我嗎?」回過神來,不知何時自己已經被轉過身來強迫面對著蘭達了,還被困在對方身下。為了不對上眼,芸翠緊緊的閉起了眼。

  遲遲等不到對方有動靜,芸翠緩緩睜開了眼,正好對上那雙碧綠色的眼,恐懼又立刻上升起來,甚至令全身微微發抖。對於芸翠的懼怕表現,蘭達閉起了眼,「假如不害怕了,就伸手抱住我吧。」平淡的話語之間,芸翠感受到了一股細微的溫柔感。

  兩人之間一陣沉默,彷彿時間停止一般,連周圍也毫無任何聲響。在這沉默之中,芸翠因為蘭達那細微的溫柔,內心的懼怕感逐漸緩和下來。盯著眼前閉著眼的蛇,蜥蜴開始接受了蛇的存在,同時卻覺得自己的心跳稍微加快了些,方才懼怕的現在變成了緊張。

  「還是會害怕我嗎?」眼前的人睜開了碧綠色的雙眼,「芸翠。」筆直的視線盯著芸翠不放。見對方突然睜開眼盯著自己,芸翠緊張得不發一語,臉也因為緊張而染上了些許潮紅。

  蘭達從芸翠的身上離開,站起了身,接著伸出手--要芸翠拉住自己的手起來。對此,芸翠腦袋瞬間一片空白,卻不自覺的伸出手,藉著這股拉力站起身。

  「芸翠。」喚回芸翠思緒的,是蘭達呼喚名字的聲音。在呼喚名字的同時,芸翠的臉又染上了些許潮紅,以一種既疑惑又緊張的神情看著自己。

  「真可愛。」對方的話語一落,芸翠擺出了略為驚訝的神情。

  第一次看見對方有了表情--一道和冰冷感受毫無連結的溫暖微笑。從見面到現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先是感受了對方冰冷的外表及冷酷的殺蛇手法,接著開始有了細微的溫柔、以及現在溫暖的微笑。

  「妳還沒有回答呢。」蘭達向前了一步,「還是會害怕我嗎?」接著丟出剛才的問句。

  「這……我也不知道……」芸翠驚覺到自己的臉紅,本想偏過頭去,卻又打消念頭--想看到更多對方的表情。

  「那這樣吧。」蘭達持續向前走,往芸翠的方向靠近。而這個舉動令芸翠又升起了些許懼怕,本能地向後退,直到背後碰觸到了樹幹才停下來,而身材高挑的蘭達低下頭看著嬌小的芸翠,並伸出右手抵在芸翠的右側--示意芸翠不准逃跑。

  「為什麼不讓我走?」芸翠微微皺起眉頭,眼神變得稍微凶狠了些,而語氣有些強硬。這是芸翠面對內心那未知的情感、以及眼前只認識不到一天、還摸不著性格的蛇所做的回應。

  太奇怪了,眼前的蛇,如果只是因為同情而拯救了我,那只顯得自己很軟弱。

  芸翠些微凶狠的眼神,在蘭達眼裡更像隻故作堅強的可愛小狗。

  「因為……」話語突然停住,過了幾秒才又接下去,「妳很可愛。」語畢,蘭達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

  「欸?」剛才的強硬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疑惑的神情,「我哪裡可--」不等芸翠把話說完,蘭達已經俯下身湊近,以嘴封住芸翠的話語。

  被封住嘴的芸翠立刻羞紅了臉,伸手使勁想將對方推開,對方非但沒有向後退,反而還將身體貼近,身為蜥蜴的冰涼體溫立刻感受到了反差極大的溫熱體溫。

  這時,蘭達將頭和身體向後退了些,「真涼,果然是蜥蜴。」

  「妳……好燙……」僅是隔著衣物,體溫就確實地傳達到自己身上。雖然勉強擠出話語,但思緒已經因為方才的吻而變得混亂起來。

  「我雖然是蛇,但並不是完全的蛇,只不過是留有蛇類血統的人類而已。」在講這句話時的蘭達,神情似乎變得溫柔了。

  所以,其實是不會吃掉我的啊--芸翠的內心鬆了口氣。

  「所以,我是不會吃妳的。」蘭達像是讀心一樣複誦了對方的想法。

  「那就好。」芸翠對上蘭達的碧綠色雙眼,又瞬間羞紅了臉,「對、對了,剛、剛才那是……」

  「嗯?」蘭達勾起嘴角,將臉湊近芸翠,「喜歡嗎?」鼻息撒在芸翠臉上,使得芸翠的思緒變得更加混亂。

  「張開嘴,然後閉上眼。」語帶溫柔的命令句,令芸翠不由自主的想要順從。

  蘭達先是將臉湊近並吻上了芸翠,以舌頭勾出芸翠的舌並開始交纏起來。才正想將身體湊近時便感受到冰涼的體溫已經往自己貼了過來。對此,蘭達一手緊抱住芸翠的腰,另一手則撫上芸翠的尾巴根部,使得芸翠全身顫抖了一下。

  感受到往自己貼近的的重量漸漸加重,蘭達主動結束這段深吻,然後低頭看著懷裡的嬌小蜥蜴。

  「蘭達……」芸翠微張著嘴,分叉的舌微露,抬頭望向比自己高大的蘭達,半瞇著的眼蒙上些許水霧,臉頰留有些許潮紅,體溫也因為對方的影響從原本的冰涼逐漸上升成了微溫。

  「嗯?」蘭達再度勾起嘴角,碧綠的眼眸直直盯著懷裡有些癱軟的小蜥蜴。芸翠什麼都沒說,僅是伸出雙手環抱住蘭達,因為身高的關係芸翠的頭正好埋進了蘭達柔軟的雙峰裡。蘭達的手也沒停下,繼續輕撫著芸翠的尾巴根部,懷裡的人顫抖了幾下後終於抬起頭,「別再、摸……嗚……」向著一直撫摸的蘭達求饒,擁抱的力道又變得更強勁了些。

  「哈、啊嗯……」原本想要說的話語因為蘭達的撫摸而轉變成了喘息及呻吟。一次又一次的撫摸,令芸翠的慾望被點燃了起來。

  突然之間,芸翠的視野變得天旋地轉,回過神時自己已經躺在短草地上,而蘭達的身子也迅速壓了上來,俯下身將臉湊近,靜靜地看著。見蘭達沒有繼續動作,芸翠將細長的蜥蜴尾巴纏繞上蘭達的腰際,雙手擁住對方的頸項後主動吻了上去。趁著芸翠專注和自己親吻之時,蘭達以左腿侵略性的闖進對方的雙腿間,輕觸到對方私處的瞬間立刻感受到一股濕黏的液體沾染上來,同時對方也顫抖了一下。

  蘭達主動結束了深吻,但芸翠露出了些許不滿的神情,加強了抱住頸項的力道,想讓對方往自己靠近好能夠繼續親吻,但怎樣施力對方卻都像是無視般不為所動,使得芸翠變得更加不滿。對於芸翠的舉動,蘭達有些興奮的勾起嘴角,將左腿輕輕向前頂撞,立刻傳來一聲呻吟,施加在頸項的力道頓時削弱不少。

  芸翠弓起了腰,以私處磨蹭著蘭達的左腿,藉此平復不斷升溫的情慾,但效果並不是很好。面對如此積極的舉動,蘭達再度將臉湊近,立刻被吻了上來,分叉的舌分開了蘭達的雙唇並入侵口腔主動糾纏。在被吻住的同時,蘭達將雙手覆上芸翠平坦的胸上,接著撫上乳尖開始搓揉按壓,立刻聽見對方發出了幾道低吟,再用左腿輕輕頂撞一下,芸翠便強制中斷了親吻,仰起頭將方才擠在喉嚨的呻吟發洩出來。

  蘭達舔了舔嘴角,抬起身子,雙手離開被自己玩弄得挺立又紅腫的乳尖,劃過了腰際來到大腿;左手撫摸上了大腿內側,來到被溼黏液體佈滿的私處,以指尖沿著私處畫了個圈,接著瞄準私處上端腫脹的突起輕輕摩擦。

  「啊!嗯……啊……」被情慾支配的芸翠主動抬起腰迎合,藉此加重私處的摩擦來獲得更多快感。

  接著,蘭達用空出的右手使力將芸翠的右腿抬起;沾滿溼黏液體的指尖跟著緩緩插入了芸翠的體內。

  「嗯啊!」插入體內的手指立刻被溫熱的柔軟肉壁收縮夾緊,「蘭達、哈啊……嗯……」芸翠仰起了頭,「好喜歡、蘭達……」出奇不意的話語令蘭達有些愣住,最終以微笑作為回應,然後退出了手指再向前頂入,使得翠再度發出呻吟。

  「蘭達、嗯……」不理會芸翠的呼喚,蘭達將手指勾起,搔刮著不斷吸吮手指的柔軟肉壁。

  「啊!哈、哈啊……蘭達、蘭達……」芸翠搖著頭,因為右腿被抬起而難以動腰迎合,加上敏感點不斷被搔刮,令快感只能一直持續,卻無法得到更多。

  「蘭達……」芸翠抬起頭,蒙著水霧的雙眼望向一直不理會自己呼喚的人。

  「乖。」語帶溫柔,向芸翠露出一抹微笑,加入了第二指後使力向前頂入,微微勾起手指,然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蘭達、蘭達……嗯、嗯啊!」迅速增加的快感,令芸翠一下子就升到了頂峰,私處流淌出了更多溼黏而滑膩的液體,不斷抽動的肉壁彷彿不想讓手指拔出般收縮著,等到肉壁不再抽動時,蘭達才將滿是滑膩液體的手指抽出,起身走到一旁的小河清洗,回來時原本躺在短草地上的芸翠已經自己靠著樹木坐著,半瞇著眼向自己伸出雙手。

  「蘭達、抱抱……」有氣無力的話語傳了過來,蘭達迅速的來到芸翠身邊坐著,對方便馬上緊緊環抱住蘭達的腰際,將全身重量靠在自己身上。蘭達伸手摸了摸芸翠的頭,自己也閉上了眼。

------
相戀-在那午後的樹木之下

  芸翠醒來時,已經是午後。轉頭看向身邊的蘭達,發現對方正在閉目休息後,立刻跨坐到對方身上去。

  突然間,蘭達感受到一股重量隱約壓在自己身上,一睜開眼視線就對上了一雙深橘色眼眸,「怎麼了?」對方的神情看上去相當堅定。

  「昨晚……」芸翠一開口,臉頰就染上了些許潮紅,「妳昨晚說了好喜歡我呢。」不等芸翠把話接下去,蘭達立刻把想說的話語拋了出來。

  「我、我知道!」芸翠強忍住想偏過頭的衝動,「因為我喜歡妳、所以、所以……」話語到了後頭,依舊忍不住衝動而偏過頭去,「昨晚……妳應該也很難受吧……」話語到了最後音量逐漸變小許多。

  蘭達勾起了嘴角,「想要主動進攻?」拉高了音調。聽聞此話,芸翠立刻回過頭來,露出有些不滿的表情,「妳是看不起我嗎?」語畢,將自己細長的蜥蜴尾巴纏繞上蘭達的右腿。對於芸翠的舉動,蘭達不發一語,碧綠色眼眸直勾勾盯著芸翠。

  見蘭達沒有任何動作,芸翠主動將身子湊近,先是朝雙唇進攻;於此同時,雙手順著腰線向上,將蘭達抱胸的手往兩旁分開,隔著衣物搓揉豐滿的雙峰,耳朵立刻捕捉到對方喉頭間發出的一聲悶哼,方才被分開的雙手也往前擁抱住自己。

  「嗯……還不錯。」對於蘭達的話語,芸翠只是將搓揉雙峰的動作停下,然後開始解開對方身上的所有衣物。

  「不是只有妳會。」有些得意的看著一絲不掛的蘭達,伸出分叉的舌舔了舔嘴角,俯下身再度吻上蘭達,接著將右腿闖入對方的雙腿間,一手繼續搓揉著豐滿的胸,另一手則沿著腰際向下輕撫,來到有些濕潤的私處,過程中不斷聽見對方的悶哼及低吟。

  芸翠結束了親吻,吻了下蘭達的臉頰後,側過頭往耳朵湊近;沾染了滑膩液體的指尖沿著私處繞了圈,最後停留在上端的突起。

  「我才不會輸給妳。」蘭達的耳邊傳來了低語聲,於此慾火高漲的時刻,像這樣低語的行為就形同誘惑一般侵蝕著蘭達的理智。接著,芸翠張口輕咬住耳朵;同時指尖也朝著突起按壓了下。

  「啊嗯!」完全意料之外的動作,令蘭達發出了一聲驚叫,又因下身傳來的快感,使得叫聲參雜了些許嫵媚感。聽到蘭達這樣的聲音,芸翠高興得勾起嘴角發出一聲竊笑,接著伸出分叉的舌開始舔舐耳朵;同時指尖也開始輕輕摩擦著有些腫脹的突起。

  「嗯……不要……嗯啊……」蘭達雙手抱著芸翠,不斷增加的快感使得蘭達本能性的想將芸翠從身上拉開,卻完全使不上力。

  「好喜歡妳、蘭達。」低語的氣息傳進了耳裡,使得蘭達顫抖了下,「不論是沒有表情的蘭達、還是像現在這樣的蘭達。」話一說完,芸翠立刻離開耳邊,轉而封住蘭達的嘴,接著加大了搓揉胸部的力道,同時也加快了指尖摩擦突起的速度。大量的快感如海浪般襲來,使得蘭達瞬間失去了理智,像是溺水般更加緊抱著芸翠,淺紫色蛇尾也不自主的纏繞上芸翠的腰際,由於嘴被對方封住使得呻吟只能卡在喉頭間無法抒發。

  突然,芸翠偏過頭強制結束了親吻,然後搓揉胸部的手使力捏住了乳尖;同時指尖也用力按壓那腫脹的突起,「哈……啊、芸翠……嗯、嗯啊!」卡在喉頭的呻吟立刻衝了出來,接著芸翠感受到腰間的束縛變得相當緊,而對方也將頭埋向自己的肩窩。

  「唔、尾巴還纏得真是緊。」芸翠將指尖試探性伸往下方洞口,如預料中的感覺到了大量黏膩又溫熱的液體。

  「嗯……抱歉、弄痛妳了嗎?」蘭達邊喘著氣邊放鬆自己的蛇尾,就在雙手想要放鬆時,對方又往前撲了過來。

  「別放開,這樣就好。」芸翠將全身重量託付給蘭達,並雙手環抱住蘭達的腰。蘭達沒有回應,只是加大了擁抱的力道。

  兩人緊擁著,在相戀的氛圍中沉沉睡去。

  蛇的細緻溫柔及炙熱懷抱,是蜥蜴所愛戀的;蜥蜴的冰冷體溫及逞強性格,是蛇所憐愛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創作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