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過往篇--單純(犬)

  某些貴族的身邊會有像是犬或貓這樣的「人」,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玩具」。他們通常是一絲不掛、皮膚白皙乾淨、長相清秀或漂亮的少年少女。

  他們只能趴在地上以四肢爬行,受到鞭打或是感到疼痛時一定要發出哀鳴--聽在貴族耳裡這是最美妙的聲音。

  也因此這些少年少女們的身體也常常有紅通通的鞭痕印或瘀青,某些貴族因為不喜歡這些傷疤,所以會幫他們療傷,然後再繼續虐待。

  一旦成為了玩具,就是完全沒有自由,也無從脫逃。

  「嗚嗚……」少女瑟縮著身體,被鞭打過的地方仍在發熱疼痛。

  「好了,把她帶下去。」「是。」

  高大的男傭人將銀白短髮的少女趕到巨大的籠子裡,關上籠門並上鎖。巨大的籠子就是少女睡覺休息的地方,除非主人有需要,否則少女就只能待在冰冷的籠子內。

  就在這天傍晚,主人的死對頭將少女連同籠子一起偷走,並且跟主人要了高額贖金,不交錢的話少女就會被他當作洩慾工具。想當然主人是非常憤怒的,最重要的東西被偷了,而且是死對頭幹的好事,與其交贖金不如花大錢請殺手還比較划算。

  男人叫了一群手下將巨大的籠子搬到隱密式的房間,並且將機關設置好,為了防止忘記還寫了紙條塞在自己口袋裡。

  在隱密的房間裡不知道待了多久,突然打開的房門令少女嚇了一跳,再看見來者的眼神以及感受到氣息之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縮在角落發抖。

  看著女人熟練的解開籠子門的鎖,然後一步步靠近自己,心裡變得更加害怕,甚至抱頭發出了哀鳴。

  「我不是來傷害妳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坐了下來,視線幾乎是和自己平行的。

  「真的?」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才發覺對方完全毫無敵意。

  對方沉默的點頭,而少女也很單純的直接撲抱住對方。

  其實自己失去了性命也無妨,與其回到原本痛苦的生活,那還不如嘗試看看。

  「拜託……」少女緩慢地說,「不想……回去……」

  相信陌生人會拯救自己什麼的。

  「不想回去?」對方像是安撫一般的撫摸自己的背。

  「會被打……嗚……」一想到那些殘酷鞭打身體就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已經不想再回去了。
  那種盡是痛苦的日子。

  女人不發一語,只是靜靜撫摸著少女的背脊,以視線打量少女身上的傷痕。

  過了一段時間,情緒平穩了下來,少女先是抬起頭看向女人,愣了一下才開口,「妳怎麼……會來這裡?」

  「把妳關在這裡的人已經被我殺了,我是照著他口袋裡的紙條提示來這裡的。」女人冷冷地回答。

  「所以妳是……殺手?」或許是因為面對陌生人的關係,不免有些緊張。

  「嗯。」女人點點頭。

  「那妳會……殺掉我嗎?」

  聞言,女人低頭對上自己的眼。

  把我殺掉吧。
  那樣如地獄般的痛苦,已經不想再經歷。

  「我不是來傷害妳的。」感到後腦有一股溫暖傳來,但是並沒有令自己得到安慰。

  「那我……會被送回去?」少女繼續追問。

  撫摸的動作停了下來。女人偏過頭,不發一語。

  倘若要再回去的話,還不如懇求你殺了我。
  或者,讓我自行了結自己的生命。

  「不。」堅定的回答瞬間讓方才的想法全數化為灰燼。

  對方看向自己,後腦再度傳來了溫暖。

  「聽我說……」女人開始講述起自己,「我是團隊裡的一個人,但其實我並不喜歡那個團隊,應該說……我不信任,沒辦法信任。」女人偏過頭,像是不想面對似的。

  「為什麼?」

  「一旦有了感情,那麼殺人的時候就會有猶豫,而信任、也是感情的一種。」

  自己並不是很瞭解這樣的事,只知道自己所看過的殺手全是掛著一張冰冷表情,話語之間讀不出任何感情。但是和眼前的女人談過話之後,有一個感覺告訴自己--她並不是毫無感情的機器。

  想到這,情不自禁的緊緊抱住對方。

  「怎麼了?」女人低頭看著突然抱住自己的少女。

  「一點也不冷,很溫暖。」少女說著,頭也跟著來回磨蹭幾下。

  「因為妳沒穿衣服。」礙於自己只穿著一件夾克,沒有多餘的衣物給少女穿上。

  「不是機器。」少女將頭湊近女人的胸口,「很溫暖。」

  心跳聲自耳邊傳來,突然間感到十分安心。

  眼前的人是可以信任的。
  即使被她殺了也無妨。
  早已注定是無法擁有自由的。
  那麼,走向何種結果都是無所謂的。

  「不喜歡,不要回去。」自己無法瞭解對方的處境,只能給予很單純的想法。

  「不回去的話,就沒有地方可去。」

  「不要回去。」話語令女人低下頭和自己四目相交,「去其他地方。」

  比起毫無自由的我,妳應該更有資格去其他地方才對。

  「其他地方?沒辦法的……」

  「可以!」少女堅定的說,「我不回去,跟妳走。」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自己也有些訝異。

  為什麼?我會想跟著她走……

  「跟我走?」聽見女人的問話,自己只是點點頭,殊不知自己現在的神情是多麼堅定。

  突然,女人迅速將自己從懷裡拉出,抓著自己脖子壓在籠子邊,而槍口也同時貼在自己腦袋上,只要板機上的手指一動便可致死。

  「這個樣子、妳還會想跟我走嗎?」冷淡的話語傳進自己耳裡,「妳眼前的人可是殺手,是最不能信任的人。」

  「沒關係……」聽見少女的話語,女人順勢扣下板機。

  果然……我還是太單純了吧。

  「相信妳。」

  『喀擦』一聲,卻沒有發生任何事。

  回過神時,全身感受到的只有溫暖。

  我……沒有死?

  「別哭別哭……」回抱女人並出聲安慰,但同時也是安慰自己劇烈跳動的心。

  竟然放過了我啊。

  「我沒有哭。」女人鬆開手,站起身,「一起走?」

  「嗯!」點頭回應。

  女人將身上僅有的夾克脫下,替自己穿上,接著突然感到自己全身離開了地面。

  「別擔心。」女人的聲音稍微安撫了自己的驚嚇。

  即使無法擁有自由也無所謂。
  即使被殺死、被丟棄也無所謂。
  我會一直相信妳、跟隨妳。
  直到我死亡。

  這已是,我唯一的生存意義吧。

  女人抱著自己離開房間,然後悄悄離開了大樓。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