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傷

  一間燈光明亮的辦公室,黑豹與委託人正在談話。

  「這是什麼?」黑豹看著對方放在木製辦公桌上已經攤開的信,上面寫著「你的朋友在我手上,再不拿錢來他就要死了」,右下角則寫著一條地址和一些字。

  「恐嚇信。」頭髮稀疏的中年男人--委託人--點起了一支菸,「對方的身分跟藏匿地點已經寫在右下角,希望你去殺了他們,不要留下任何活口,就連人質也是。」

  「確定?」黑豹再度詢問。

  「確定。」男人轉過身面向一旁的窗戶。

  「知道了。」黑豹將信拿起,將之收到褲子口袋,轉身離開辦公室。

------

  黑豹回到根據地,剛踏進門口不久,犬就高興地奔跑過來磨蹭黑豹撒嬌,而黑豹也蹲下身稍微摸摸犬的脖子。

  「大家聚集起來吧。」黑豹拿出口袋裡的紙條,「要來講解任務。」

  眾人圍著黑豹坐下,等待黑豹的講解。

  「每個人都看一下。」黑豹將信傳下去讓每人看過,「他說就連人質也要殺掉。」

  「恐嚇嗎……」蛇看著信若有所思。

  「明明是恐嚇信卻要格殺勿論?」獵鷹發出疑問。

  「貴族的世界真是難懂吶。」花鹿無奈地攤手。

  「關於委託人的心態如何,並不是我們要揣測的。」黑豹將信收回,「這次的目標數有點多,不方便像上次那樣分開行動。」

  「信上寫的有五個人,感覺有點棘手……」獵鷹一手撐著下巴思考。

  「如果我們一起行動的話,那蛇蛇要怎麼辦?蛇蛇的體力沒有我們那麼好,萬一被迫單獨戰鬥的話……」花鹿擔心地說著,同時將視線投向蛇的方向。

  「除了蛇之外,其他人和我一起行動。」黑豹說道,「蛇,信上的五個目標就交給你,我們會負責吸引他們的注意。」

  「知道了。」蛇點點頭。

  「時間在月亮升到最高點之時,有問題隨時可以來找我。」

------

  「一個人都沒有呢。」獵鷹環顧著四周無人的房間。

  「沒有人的味道。」走在最前頭的犬抬頭捕捉空氣中的氣味。

  「小心點。」犬後頭的黑豹出聲提醒所有人。

  過了不久。

  「大家停下來!背對背圍成一圈!快點!」黑豹突如其來的指令,讓眾人將警戒心提到最高,迅速地為成了圈,而犬則是壓低身體開始到處張望。

  「發現入侵者,啟動防衛模式。」突然,周圍想起了機械聲,牆壁、天花板竄出了槍管,接著是一連串的槍聲與子彈襲向眾人。

  眾人閃過了槍彈的攻擊,各自分散開來將槍管破壞。

  「進入A級警戒,啟動封鎖模式。」機械聲再度響起,巨大的聲響伴著鐵門落下,準備將眾人分開。

  「糟了!」黑豹驚呼了一聲,趕緊跑回頭。

  「哇啊!」花鹿趕緊向前跑試圖和同伴會合。後方的蛇一語不發地開始往前跑

  「嘖!」獵鷹礙於身上揹著重型機槍而不方便移動。

  「大家!」在最前頭的犬趕緊轉身,後腳瞪地迅速地跑回去。

  鐵門關上了,五人小隊就這樣分散開來。

  「各位!回報狀況!我跟犬在一起!」黑豹向著後方的鐵門大喊。

  「我這裡很安全,但是只有我自己。」獵鷹將重型機槍放在地上,從腰間抽出隨身小刀。

  「我跟蛇蛇在一起很安全!」花鹿朝著前方的鐵門大喊。蛇的右手壓在腰間小刀的握柄上,警戒地環顧周圍。

  「封鎖完畢,鎖定,集中攻擊。」機械聲再度響起,同時也令眾人提起了警戒。

  過了許久,犬抬起身,「沒有……」對於完全沒異樣而有些訝異。

  「咦?」「怎麼回事?」花鹿和蛇也是同樣的狀況。

  「啊啊啊----」一聲淒厲慘叫,令眾人開始擔心了起來。

  「獵鷹的聲音!」犬朝著鐵門奔去。

  「獵鷹!回報狀況!獵鷹!」黑豹大喊著。

  「獵鷹哥!」花鹿和蛇也朝著前面的鐵門跑去。

  「該死的東西……嘖!」獵鷹從地上起身,將卡在槍管的小刀拔起,「我、咳、咳,嘔--」原本想以大喊回應,卻也因此讓卡在喉頭的鮮血湧了出來。

  「獵鷹!」黑豹聽到了嘔吐聲,內心升起了些許著急。

  「血的味道!」語畢,犬開始以身體撞擊鐵門。

  「獵鷹哥沒事吧!」花鹿慌張地大喊。蛇開始抬腳踢起鐵門。

  「鎖定,集中攻擊。」機械聲響起。

  「各位小心!」黑豹大喊著,同時警戒身旁動靜。不出所料,槍管冒了出來。

  「小心!」犬迅速地與黑豹一同拆掉冒出來的槍管。

  一聲巨響,鐵門應聲倒下,「踢開了!」接著是蛇的聲音。

  「獵鷹哥!」花鹿慌張地跑到滿身是傷的獵鷹身旁開始檢查對方的傷勢。蛇趕緊蹲下身拿出繃帶包紮。

  此時,前方的鐵門也破了一個大洞,黑豹和犬跑了過來。

  「傷得好重啊……」黑豹看著已經毫無意識的獵鷹。犬警戒的望著周圍有無任何危險。

  突然,一陣刺耳的廣播聲響起,「哎呀哎呀,我可不記得有叫你們來啊?」

  「嗚嗚……」犬摀著耳朵。廣播聲對於她靈敏的耳朵來講實在太大聲了。

  「難道我們的行動……都被監視著嗎?」花鹿驚訝的說著。

  「喔--我懂了,那個傢伙派殺手來殺我們了吧?那我們就在這裡等你們啊,哈哈哈哈--」

  廣播聲消失在尖銳難聽的大笑聲。犬也因此緊摀著耳朵趴在地上不斷哀號。

  「犬、還好嗎?」黑豹走到犬身旁將犬扶起,輕撫著犬的後腦。

  「嗚……」犬慢慢放下摀住耳朵的手。

  「好了。」蛇迅速將最後一條繃帶打結,包紮很快就完成了,「只能稍微做緊急處理,沒辦法撐太久。」

  「你們把獵鷹帶出去吧,我跟犬進去就好。」黑豹轉過身準備前行。

  「這樣太危險了!」蛇以話語阻止黑豹,「我們並不知道目標的能力如何,不能這樣……」

  「抱歉……給你們添麻煩……」獵鷹睜開眼,語氣虛弱。

  「獵鷹哥,你現在不能說話!」花鹿擔心的扶起想要起身的獵鷹。

  「不然……」黑豹開口,「你們把獵鷹帶出去。蛇,你之後再回來找我們。花鹿就在外頭照顧獵鷹,等我們的消息。」

  「瞭解。」「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喔!」蛇和花鹿扶著獵鷹向回頭的路走。

  「不確定回程路上會有什麼陷阱,你們也要小心。」黑豹和犬轉過身,繼續向前走。

  銀色的長廊,冷冰冰的牆壁盡是機械般的灰色,不知何時又會冒出槍管攻擊,而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隱藏的攝像機看得一清二楚。

  不知走了多久,黑豹和犬看到了一扇大門,似乎正是這長廊的盡頭,也就是目標們的所在地。

  「犬,等下我踹開門後你就衝進去擾亂他們,小心別受傷了。」犬點點頭表示了解,然後將身體壓低,準備衝刺。

  黑豹深吸一口氣,然後迅速抬起腿朝鐵門奮力一踹,鐵門伴隨著巨響倒了下去,而一旁的犬也在這時衝了進去。

  「犬!」黑豹進了房間,將犬呼喚回來。

  「真是聰明,嘿嘿……」倒在地上的男人站起身,臉上及鎖骨附近有著數道抓痕,有些已經流出了血。

  「犬,沒事吧?」黑豹低頭望著犬--她的雙臂多了幾道直線型的傷口,看起來像是刀之類的利器所造成。

  「人都跑哪去了?怎麼只剩你們兩個呢?難不成也被嚇跑了吧?」男人語帶輕蔑的說著。

  「怎麼會只有……」正當黑豹意識到時,便被好幾個強勁的力道壓制在地上。一旁的犬也受到了同樣對待。

  「真是傻啊!居然就這樣跑過來讓我們抓。」男人蹲下身居高臨下的看著黑豹,「你們要救的人質早已經被我們殺了。」

  「不救人質也沒關係,反正你的夥伴已經死在路上囉,別妄想有人來了。」身後的人像是早有預料般,愉快的說著。

  「不可能!」黑豹語帶強勢,將對方的話語轟得粉碎。

  「那你就慢慢期待吧!哈哈哈哈--」男人的笑聲剛落,突然出現了一道黑影快速在房間來回飛馳,令在場的人全都倒地不起。

  「感謝,你果然厲害。」黑豹和犬起身,看著胸口被開了洞、躺在血泊的人們。

  「獵鷹的狀況有點糟糕,大概要送到西維洛那邊照顧了。」蛇收起小刀,往門口走去。

  西維洛,一名醫術高超的地下密醫,並不屬於任何一個組織,不過很樂於替殺手們療傷與服務。

  「趕緊加快腳步吧。」黑豹和犬也跟著蛇的腳步走出房間。

  向委託人回報了任務狀況之後,黑豹一行人趕緊飛奔到西維洛的所在地。

------

  森林深處有一棟約三層樓高的銀白色圓型建築,那正是西維洛的研究所兼醫療所。

  「西維洛哥哥--」剛踏入門不久,花鹿立刻出聲大喊。

  站在大螢幕前、身穿純白長袍的高大身影轉過身來,「哎呀、好久不見。」露出了微笑。眼前這名有著銀白色短髮、戴著黑色細框眼鏡的男子正是西維洛。

  「想麻煩你幫忙治療。」黑豹側身讓到一旁,讓抱著獵鷹的蛇走到西維洛面前。

  西維洛看了獵鷹身上的傷一眼,「跟我來吧。」轉過身領著眾人來到後方的房間。

  燈光明亮的手術室,先進的醫療儀器以及基本器具應有盡有。

  「將傷患放到手術台上,然後請你們暫時待在房間外頭。」

  眾人照著西維洛的話,將獵鷹留在手術室後就出來了。

  「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治好獵鷹哥……」花鹿有些擔心的來回踱步。

  「以西維洛的技術來看,一定沒問題的。」蛇將犬手臂的傷包紮好後起身坐到沙發上。

  在獵鷹療傷的期間,或許該暫時停止接受委託呢……同樣坐在沙發上的黑豹如此想著。

  一旁的犬抬起頭望向黑豹,然後站起身撲向黑豹懷裡。

  「犬,別這樣。」黑豹伸手輕推撲上來的犬,「你的手臂有傷,動到的話會痛的。」

  「可是……」犬坐回地上,沮喪的低下頭。

  「她不覺得痛的話,你就抱抱她吧。」一旁的蛇出聲。

  黑豹也不是不知道犬為何有這樣的舉動。犬是容易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每當犬主動撲進人的懷裡時,正是她缺乏安全感的時候,尤其是撲向黑豹時。

  「傷口不痛的話,來吧。」黑豹放柔了聲音,張開雙手等待。犬一聽到話語便立刻抬起頭,然後撲向黑豹懷中。

  「獵鷹……會好嗎?」犬的聲音有些悶,但是不難聽出話語間夾雜的無數擔心。

  「會好的。」黑豹一手抱著犬,另一手輕撫著犬的背脊,語氣溫柔至極。

  漸漸的,害怕的心情不再湧出。犬緩慢閉上了眼,呼吸變得平穩。

  「她睡著了。」蛇一直都有在注意一旁的兩人。

  「真是拿她沒辦法。」黑豹慢慢將身體往後仰,讓自己的背靠到沙發後方。

  眾人在房外從下午等到了夜晚,才聽到開門聲。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西維洛微笑著走了出來,從神情看得出有些疲憊。

  「獵鷹哥的狀況怎麼樣?」花鹿的發問代替了大家的心聲。

  西維洛的神情變得嚴肅,「子彈的數量有點多,不過大致上都取出來了,目前是沒有危險的,但還是必須留在這裡觀察幾天。」

  「留一個人在這裡照顧獵鷹就好吧。」黑豹出聲。

  「咦?我們不能留在這裡嗎?」花鹿轉過身問黑豹。

  「我家地方很大,你們想要留著也沒問題的。」西維洛露出微笑。

  「吶、黑豹,我們留在這裡好不好?」花鹿轉身問沙發上的黑豹。

  「真沒辦法,那就麻煩你了,西維洛。」黑豹無奈地嘆氣。

  「一點都不麻煩,最近很少人來讓我覺得有點寂寞。」西維洛往左側的房間走去,「我去推床過來。」

  「我也想幫忙!」花鹿跟著西維洛後頭走。

  「獵鷹、獵鷹……」不知何時犬醒了過來,抬頭左右張望。

  「獵鷹等等就出來了,我們到那邊去吧。」聞言,犬脫離黑豹的懷中。

  大家來到了左側房間,這裡是一間病房,擺有四張病床及各種儀器。

  「因為傷口有點多,所以盡量不要讓他起身,不然傷口容易裂開。」西維洛一邊調整儀器一邊提醒。

  「我負責留在這裡吧。」蛇拉過旁邊的椅子坐下。

  「那就先交給你了。」語畢,黑豹轉過身,「這幾天要麻煩你了。」向著西維洛道謝。

  「不會,各位早點睡吧,晚睡對身體不好呢。」西維洛面帶微笑。

  月亮漸漸地升起,正式宣告黑夜的來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