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

  由於天氣晴朗舒適,瓦洛決定帶著使魔納加走出宿舍,來到月湖邊。

  「別跑太遠。」將納加放到地上任由牠到處探索環境,自己則是席地而坐,望著月湖景色。

  自從來到這裡,雖然上課不是很順利,不過的確也感受到實力正在增強……

  不知道那裡怎麼樣了?至少在離開那裡時還是平安無事的……

  會不會又被人破壞了呢?

  『主人在想什麼?』正當瓦洛陷入回想時,納加的聲音插了進來。

  「關於故鄉的事。」瓦洛並沒有很驚訝,雖然真的差點忘記使魔能感應到內心。

  『主人願意談談故鄉的事?』納加從另一邊跑了回來,待在主人身旁。

  「我住在一座深山裡,那裡的景色很美,通常到了下午就會變得很熱鬧。在我還年幼的時候,有壞人放火燒了山……」瓦洛突然停頓了下來,讓一旁的納加趕緊以頭磨蹭主人的臉頰。

  「我沒事。」瓦洛伸手將納加輕推開,「那時候有很多動物們因為來不及逃跑而被火吞噬,我的兄弟姐妹們也是,爸爸和媽媽帶著我跑到很遠的地方,那裡有一顆很大的樹,爸爸和媽媽把我留在樹的底下之後,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我已經知道他們不會回來了……」瓦洛再度停頓下來,「過了幾天大火熄滅了,我才敢從樹底下出來,外頭的景色從原本的綠變成了灰,感覺就像是來到了不同的地方。那時候我還因為太餓了,跑去跟一群烏鴉搶東西吃,結果反而被牠們啄的滿身是傷。」不知為何,瓦洛輕笑了出來。

  「因為沒有搶到吃的,再加上受傷的關係,過沒多久我就昏了過去,醒來之後才知道我被一個人撿到了,還記得那個人當時泡奶給我喝呢。」再度輕笑出聲,「雖然她很照顧我,可是隔年的冬天我卻生病了,病得很嚴重。」

  「其實,那天晚上我就已經死了,但是我只要想到還沒向那個人道謝就覺得很不安心,也因為這樣我變成了妖活過來,可是她已經不見了,只把我留在我們一起生活的那間木屋裡……」話語突然停住許久,「好像扯太遠了啊……」

  『不會,能聽到這些我很高興。』納加再度往主人的臉頰磨蹭。

  「那是距離現在很久的事了,而我打算等從這裡畢業之後再去找她……」瓦洛看著月湖,不再說話。

  納加沒有回話,而是默默的將頭伸向主人的褲子口袋,將裡頭的筆和紙咬走--那是瓦洛為納加準備的--後用將尾巴化成數條細藤蔓,捲起筆開始書寫起來。

  過了許久,納加用嘴將紙咬起,將寫字的面向著主人。

  吾會極力保護主,直至死亡的到來。
  祈願主能夠堅強。
  倘若悲傷,請不要壓抑。
  請別忘記,吾永遠是支持主的。

  「謝謝……」瓦洛抬手擦去正要落下的淚水,伸手拿過納加咬著的紙,對摺收進口袋裡。

  「差不多該回去了,走吧。」將納加遞回來的筆收進口袋後,帶著納加起身回到宿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