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嚎嗚--嗚嗚--」

「我有教過你說話吧?說句話來聽聽阿!」男子揮舞手裡的鞭子。

「嗚!」

「放下武器!別做任何反抗!」一聲巨響
門碎成了好幾片,幾位穿著黑衣的人衝了進來。

「時間……過得真是快……」男子停下了動作
望向來者低語道。

「把人帶走!」黑衣人將男子帶走了
發令的人靠近在一旁的少年。

「嚎嗚嗚--」少年一絲不掛又傷痕累累
眼神銳利的壓低身子警戒低鳴,看上去就像隻野獸。

「可憐的孩子……不知道醫院會把你抓去做什麼實驗……」
語氣些許輕柔,手不知從哪的拿出一把長槍,開始裝起子彈。

「奉人命令,不好意思。」少年眼睛稍稍睜大
之後,傳來了聲響。

「也許我不該做這行的。」將少年扛到肩上,往門口處離去。



這裡是哪?天空應該不是白色的吧?
這個綠色的東西是什麼?
身體還被包著白色的東西,好難受……

「你醒啦。」

一個全身白色的人走進來了,手上那是什麼?
旁邊也有一個白色的人,你們要做什麼?
該不會是要打我吧?要趕快……嗚……身體好痛……

「你別動,我們不會怎樣的。」

那個人也是說這樣……

「先把他壓著,注射肌肉鬆弛劑!」

等等,那是什麼?別壓我!

「嗚嗚……」

好痛……身體沒力氣了。

「恩……看起來……」

他坐下來了,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啦!
跟那個人好像……會一直盯著我看……

「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

你在講什麼?不懂……

「你叫什麼名字?」

他在跟我說話,可是我不懂他在說什麼……

「跟他說的一樣,好吧。」

他走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周圍好白好亮……



「醫生,這裡之前是不是進來了一個男孩子?」
一位高大的男子走過來問道。

「這裡是醫院,有病人進來很正常。」

「你明明知道,之前用黑色救護車載進來的那個人。」

「那應該是你看錯了。」醫生快速繞過他身邊往後走去。

「還想隱瞞到什麼時候?
可惡,我不允許再有人因為實驗而受折磨……」男子緊握拳頭。



「醫生,你確定這樣真的好嗎?」

「閉嘴!」醫生手抱著頭,似乎很苦惱。

「我也不想阿……但是……」

「醫生醫生!研究組的傳來……」

「別說了!我都知道,肯定是催促進行實驗對吧?」

「是……」

「阿--等等,也許能找他談談。」醫生迅速開門離去。

「找到了!喂喂!」

「您在叫我?」男子坐在滿是人的醫院大廳
聽見醫生的叫喚便起身趕去。

醫生墊起腳尖,附在男子耳邊說了一些話。

「你說得是真的?」

「我沒有騙你,是真的,怎麼樣?願意嗎?」

「好!不過可以先帶我去見他嗎?」

「沒問題。」醫生便領著男子走到房前
路上跟他說了一些有關少年的狀況。

「兩個禮拜之後進行,可以嗎?」到了房門前。

「可以再晚點嗎?」

「一個月?」

「恩……好。」

「我先替研究組的各位對你至上最高謝意
先去忙了,有任何情況就按旁邊牆上的鈕。」

「知道了。」

「他說的實驗會是真的嗎?」黑色眼瞳望向天花板。

「唉……算了,進去吧。」男子伸手抓了抓棕色短髮
開門進入房內……



「你好。」

他是誰?沒看過的人。

「我的名字叫做烈翔。」

烈翔……名字……

「聽醫生說過你會怕人的,怎麼不怕我呢?」

醫生應該是指那個白色的人吧,他每次一來
都會亂摸我,跟那個人一樣。

「嚎嗚嗚--」

「別這樣嘛。」

「唉,該怎麼表示呢?有了!」

等等,你要做什麼?唔……好舒服
他在摸我脖子,可是醫生摸我都不會這樣的。

「呵呵。」

他笑了,跟那個人不一樣,可是也許他等等也會打我。

「我不會打你,不需要怕。」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之後我會一直陪著你照顧你喔。」

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換摸我的頭了,好像真的不會打我
不行!那個人也是這樣!

「嗚嗚--」

「阿……算了……」

不摸了嗎?等等會不會打我呢?

「怎麼樣?相處的還行嗎?」

醫生進來了!快點走開!

「嚎嗚嗚--」

他把戴在我臉上的綠色東西拿掉了
什麼時候會把身上的白色東西拿掉?

「還可以啦,不過他好像不太相信我。」

「很正常,心理問題是需要長時間治療的
我先走了,你要早點睡覺阿。」

「好的。」

醫生走了,現在身體有一點點力氣了
阿,你要去哪裡……該不會是要打我了吧
原來只是坐到我旁邊來阿,他在摸我的手
好溫暖,我抓住他的手。

「喜歡嗎?」

他笑了,可是他在說什麼?

「你應該聽不懂我說得話吧?明天會教你的
先睡覺吧,晚安。」

不摸了,我不睡覺的話你會繼續摸嗎?
他走到旁邊去睡了,好吧,我也有點累。



唔……好像有人在摸我,身上白色的東西還在阿
醫生走了,剛才是醫生在摸我吧。

「要開始教你了。」

他扶我坐起來,跟我說了好多好多。

「呼……好了,剩下的明天再教你。」

他說了好多,有些我已經懂了,現在懂更多了
那個人都不會這樣。

「不知道你會不會說話?」

他又摸我了,說話會被打的,所以不能說
可是他好像不會打我。

「不會說話沒關係啦,我不在意的。」

怎麼不摸了?不是才摸一下下嗎,快摸快摸
把他的手抓過來……

「喜歡我摸你?」

快摸……好舒服……

「呵呵。」

他笑得好好看,應該是不會打我吧
對了,他剛剛有說抱抱很好。

「相信我不會打你了嗎?」

原來抱抱這麼舒服,要回答他才行,趕快點頭。

「太好了,謝謝。」

他也抱我了,好舒服好舒服……
奇怪……身體怎麼……

「怎麼了?撐著點!」

他跑去按牆上的東西,又跑回來抱我,沒力氣了……



「醫生,怎麼樣?他沒事吧?」

「已經沒事了,我先走囉。」

「謝謝醫生。」

手好痛,他呢?怎麼不見了?
手被針插著,好痛……你在哪……
心臟好痛,怎麼臉上有水,你在哪……

「抱歉……你怎麼哭了?很痛嗎?」

他來了,幫我擦掉了臉上的水,原來這個叫做哭
露出了我沒看過的表情,你也不舒服嗎?

「阿阿……怎麼又哭了……」

心臟好痛……為什麼……

「如果會說話就好了……」

他說得好小聲,不過我聽得很清楚
我也想,可是說了會被你打吧……

「所以到頭來還是沒相信我嗎……」

他又說得好小聲,不過我還是有聽到喔
可是……你怎麼在哭?

「我……我先出去……」

他的聲音變得好奇怪,不要走……趕快抓住他……

「不……要……」

他轉頭了,眼睛睜得好大
阿阿,我剛剛出聲了,而且還抓住他,會被打……

「你剛剛說話了對嗎?」

他走回來了,我點頭,要被打了……

「你能說話的……叫一次我的名字吧……」

他抱住我,抱得好用力,你不是要打我嗎?

「叫我的名字吧……我不會打你……真的……」

他都這麼說了,那就是沒問題吧。

「烈……翔……」

「太好了,好乖好乖,再說一次。」

他在稱讚我,而且不哭了,好,那就再一次。

「烈……翔……烈翔……」

「好乖。」

又稱讚我了,而且沒有打我。

「我不會出去了,會待在這裡。」

太好了,他不走了,趕快抱住他!

「乖,不要舔啦,很癢耶,你這樣好像小狗。」

小狗是什麼?算了,反正應該不是壞東西。



「恩……可以出院了。」

「真的嗎?」

「對,有事的話再過來。」

今天,身上的白色東西被拿掉了,烈翔說那個叫做繃帶
還給我穿了叫做衣服、褲子跟鞋子的東西
出院應該指得是可以出去吧。

「記得之後要回來。」

「好的,我們走吧。」

天空黑黑的,現在是晚上了吧?烈翔跟我說了好多
他說那個地方叫醫院,是可以救人的地方
生病的時候才會到那裡去,現在要到他家裡去
他說了要讓我住下來,是要一直讓我待在那嗎?
不過可以看到他就好了。

「到了。」

進門脫了鞋子,他又跟我說了好多,這個叫什麼那個叫什麼
我也一個都沒忘的全部記下來。

「你應該累了吧?過來床上睡覺吧!」

他跑到床上去拉開棉被,招手要我過去
我當然是過去了,他蓋上棉被之後靠過來抱住我
很溫暖很舒服……

「今天有點冷呢。」

「抱抱不會冷,很溫暖。」

「呵呵,晚安。」

「晚安。」

我現在已經能跟他說話了,不用怕他會打我
跟那個人完全不一樣……



「嗚……嗚嗚……」

那個人……那個人……

「怎麼哭了?」

他抱著我問,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嗚……好痛……」

「不舒服嗎?」

「不要打……嗚嗚……」

好痛好痛……

「乖,我在這。」

「嗚……那個人……不要……」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吸了吸鼻子。

「我看到那個人……」

「那個打你的人嗎?」

他怎麼知道?

「剛才又被打了……」

他不拍我的背了。

「你還沒忘記那個人嗎?」

不想說話了……只是搖搖頭……我不知道……

「你現在只要記得我就好!」

他忽然說得好大聲,是生氣了嗎?
等等,你要做什麼……

「唔……嗚……」

他把我的下巴抬起來,然後就把嘴巴貼過來
舌頭還伸進來……

「這樣叫做親,要記好喔。」

好奇怪的感覺,不過並不討厭
又把嘴巴貼過來了,這次我閉眼睛
學著他動舌頭,他用手把我的頭壓住。

「哈……哈……」

他趁我喘的時候壓到我身上來,然後又開始親我
才幾分鐘,他就變成舔脖子……

「唔嗯……」

「喜歡嗎?」

「嗯……」

「嗚!手……不要……」

不可以往下……不可以……

「不要……不要……」

「好好,我不弄,乖,不要哭。」

「那個人……有時候會……」

「不要說了!快點把他忘記!」

又親我了,抱我抱得好緊……

「哈……嗯……」

阿阿,停下來了……

「再一次……再一次……」

拉他衣服,快點快點……又親我了……

「呵,好了,我去拿東西。」

他起來了,咦咦?他忽然把我抱起來,害我嚇一跳
把我放到沙發上之後就走了
拿了一袋東西回來,靠過去聞一下……

「哈哈,你是小狗狗吧,真的是好可愛。」

他把東西放著之後就跑過來抱我,還把臉貼過來摩擦我的臉
我要吃啦,先給我吃了再讓你抱好不好?

「來,我餵你。」

看他拿出來撕了一小塊,你好慢喔,我不要等你了。

「哎呀,你別那麼急嘛。」

沒吃到……還是乖乖坐著好了。

「給你,這個叫土司,要記好喔。」

土司……好吃的東西。

「好……好吃……」

「乖,東西吞下去才能說話。」

快點,我還要吃!

「還要……」

「好好,你得學著等,坐著。」

等很討厭,我不要等。

「不要。」

「不要等就不能吃,來,坐好,要乖乖的才能吃。」

「這樣才對。」

餵了好幾塊,很好吃,可是還是好餓。

「不要餵,我要自己吃。」

「但是你不能吃太快喔,不然就不給你吃了。」

太好了!對了,他不吃嗎?他從剛才就一直餵我,自己都沒吃。

「你不吃嗎?」

「不了,你吃吧,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意思就是看不到他了嗎?,趕快抓住他!

「不可以……」

「我很快就回來的。」

「真的嗎?」

「真的,所以你要乖乖的等我。」

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就放開吧!

「我把水也放這裡,渴了的話自己喝,小心別喝太快嗆到喔。」

他抱了我一下就開門走了,不知道是要去哪裡
這樣等好無聊,來睡覺好了。



「首先,感謝你答應進行這項實驗。」
放眼望去,映入眼簾的盡是淡綠色的牆
擺放了許許多多的儀器,看起來有些凌亂。

「直接進入正題吧,他還在等我。」

「那請先聽清楚了,這項實驗的副作用是……」
醫生附在男子耳邊說了些話。

「清楚了嗎?」

「知道了……等等……剛才是不是……」男子有些臉紅。

「呵,那個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真的得請你注意,不然他也許會……」

「好了啦,快點開始。」

「好的,實驗很簡單,請您將右手臂伸直。」
醫生用酒精消毒之後,便拿起一旁裝有淡藍色液體的針筒
往男子手臂注射。

「副作用很快就會發作的,趕快走吧。」

「好的。」男子起身之後便迅速離開。



好像有聲音,奇怪?我剛剛沒蓋被子的
往床那邊看,是烈翔!他回來了,可是好像在睡覺?

「抱歉……今天你能睡沙發嗎?我不舒服……」

走過去看了一下,不過他背著我,所以也看不到什麼

「不要。」

我爬到床上去抱住他,熱熱的,他一直喘氣
轉過來抱我了,好緊喔。

「我怕會傷害你……呃……拜託你去睡沙發好嗎?」

「不要!」

他剛剛有用腰頂我一下,很輕很輕,但是被我注意到了
我大概知道他想做什麼,不過我不怕
摸摸他的背,看他會不會舒服點好了。

「哈……嗯……」

他又頂我了,不過這次一點都不輕,阿!被他壓上來了
而且還把我的手壓住。

「抱歉……身體……有點不聽使喚……」

嗚!被抱住了,還一直頂我,先不要動好了
他等等應該就會累了吧。

「呼……呼……」

好重,被壓得有點難受,他好像睡著了,那我也睡覺吧。



「起來囉,快點起來吧。」

烈翔的聲音……

「嗯……這裡是哪裡?」

張開眼睛發現,這裡不是他家,周圍有好多樹
烈翔在我背後,我們好像是坐在斜坡上。

「剛才趁你睡覺的時候,我把你抱到這邊來了
這裡是山上,可以看見星星的地方。」

「星星?」

「沒錯,那是很漂亮的東西喔,你一定會喜歡的。」

咦?可是……

「可是……我已經喜歡你了,所以不能喜歡其他東西。」

「呵呵……兩種是不一樣的喜歡。」

聽起來都一樣阿。

「你看,出來了!」

他抱著我用另一隻手指天空……天空好漂亮!顏色好好看!

「很漂亮吧,喜歡嗎?」

用力點頭,真的好漂亮!天空好像在發光一樣,亮亮的
可是不像醫院那樣子亮,完全不同。

「我想到了!你的名字……就叫做默星。」

名字……默星……

「默分開來寫是黑跟犬,你的頭髮是黑色的,犬指得是小狗
有時候你很像小狗,然後星是因為我們在這裡看星星。」

聽起來好複雜,不過沒關係。

「喜歡這名字嗎?不喜歡的話可以不要用沒關係。」

「喜歡!很喜歡!」

抱住他!很喜歡很喜歡!

「我也很喜歡你!」

「呵呵,喜歡就好。」

他抱我抱得好緊,喜歡!

「我永遠永遠只會喜歡默星一個人。」

他說得好小聲,差點沒聽到,他說喜歡我!

「永遠?」

「永遠永遠,只會喜歡默星一個人。」

好高興!永遠喜歡我!那麼……

「我也永遠永遠只會喜歡烈翔一個人!」

「呵呵……」

他親我了!現在覺得親親很舒服,好高興!

「以後來這裡看星星的時候,都要想到這個吻跟約定喔。」

「好!」

緊緊的抱住他!好溫暖好舒服!

「那麼,默星,我們回家吧。」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