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宛如虛幻的真實

  我是孤兒。

  聽孤兒院的院長說,父親開車把我和母親接回家時,發生了車禍。車禍現場一片慘狀,父親和母親因為失血過多而死,我卻是躺在離車禍地點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雖然渾身是血但是沒有受傷,到場的醫療人員和警方都覺得很神奇。

  但是,對我來說,最神奇的是--我完全沒有任何關於那時的記憶。

  從那之後,我被送到了孤兒院。

------

  「走開!你這個……這個……」「妖怪的小孩!」

  「對!妖怪的小孩!走開!」「不要那樣說啦!不然等等被吃掉了怎麼辦?」

  「快走快走!」

  「你看他頭髮的顏色好奇怪喔!」「他一直在說那裡有東西,那裡明明什麼都沒有。」

  「為什麼要拿這麼多?如果再這樣的話,以後就不準備你的份了。」

  一直一直,都是這樣的話語。

  為什麼沒人相信我?

  孤兒院裡,每到了夜晚,總是會有一個孩子睡不著,縮在房間的角落默默掉淚。

  某日早晨,孤兒院裡掀起了一陣騷動。

  有一個孩子不見了。

------

  過於老舊的神社,在前一任主人死後,就再也沒有人管理,從此之後,詭異的事件頻傳。

  事實上,那裡已經成了妖怪的聚集地--只有熾焺知道這件事。

  一隻赤褐色的狐妖趴在石獅子旁,將熾焺給的麵包吃光「你不會怕我?」然後抬起頭問。

  年幼的熾焺搖了搖頭。

  「謝謝你的食物。」狐妖伸舌舔了舔嘴,「不過、好像沒聽過你說話呢,是有什麼原因嗎?」

  熾焺愣了一下,然後低下頭。

  「嗯……突然想到,大部分人類看不到妖,而看到妖的人就被視為怪人了。」聽到狐妖的話,熾焺抬起了頭,「很久以前有個孩子告訴我的。」狐妖擺出若有所思的樣子,「這麼仔細一看,你好像跟他長得蠻像的呢,頭髮的顏色……」

  熾焺只是茫然地看著狐妖。

  「說點話嘛,一直這樣沉默是不行的,」狐妖揚起嘴角。

  「我……」熾焺抬起頭,發出了單音之後又低下頭去。

  「嗯、不錯。」狐妖點點頭,「孩子,你是從孤兒院逃出來的吧。」語氣完全是肯定。

  「你、你怎麼知道?」熾焺驚訝地抬起頭,有些慌張的看著狐妖。

  「別擔心,是我的朋友告訴我的。」狐妖微笑著瞇起眼,然後起身一躍而下,來到熾焺的身邊,「上來吧。」說完便彎下身。

  熾焺稍微猶豫了一下,才爬上去。

------

  外觀破舊的老屋子,裡頭卻幾乎是完好無缺,牆壁的油漆、家具、床鋪……既整齊又乾淨,跟外觀有著極大的落差。

  「孩子,你就住在這裡吧,雖然附近人煙稀少了點,不過還是能住的,至少屋子裡很舒適。」狐妖載著熾焺來到屋子裡頭閒逛。

  「這裡是哪裡?」熾焺一邊環視著周圍的環境一邊問著身下的狐妖。

  「一間沒人住的屋子。」狐妖淡淡的說。

  「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熾焺從狐妖的背上下來。

  聞言,狐妖只是笑著瞇起眼,「住下來就對了,我會再來看你的。」說完便轉過身,一眨眼身影已消失殆盡,只剩下呆愣在原地、年幼的熾焺。

------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當年那個年幼的熾焺,現在也已經成了大人,卻遲遲等不到當年幫助自己的狐妖。

  隨著年齡增長,熾焺不禁開始懷疑,那會不會只是一場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