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12/10

  【12/10】

  「喵喵--」

  一個晴朗午後,一處樓頂上,諾克迪亞伸手逗弄著年幼的黃色虎斑貓。之前順手抱著貓咪給了牠溫暖之後,就怎麼樣也趕不走了。雖然這樣糧食會少掉一些,但諾克迪亞並不怎麼在意。

  「喵……」貓咪很主動的往諾克迪亞的懷裡蹭,而他也就順手抱了起來。

  雖然現在隨便走動很危險,不過也不能就這樣待在原地,況且把貓咪丟下的話,牠也會馬上跟過來--他試過了。

  於是,諾克迪亞抱著幼貓,離開了樓頂。

------

  「別跑!」

  不理會後方傳來的嘶吼,只是一昧地往前跑。

  「喵、喵……」懷裡傳來幼貓緊張的叫聲,令諾克迪亞加快了速度。

  在這樣緊張的場面下,一個從小路出來的黑色身影也跟著追了上去。

  「之前被你耍算我笨!這次我肯定會轟了你的腦袋!」憤怒的話語之後,緊接著是沉重有力的槍彈聲。

  諾克迪亞奔進一旁暗巷,背脊緊貼牆壁,胸口隨著急促的呼吸而大幅度上下起伏。

  「喵喵喵--」

  因為聲音而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幼貓,過了幾秒便蹲下身將幼貓放到地面,「待在這裡。」然後迅速轉身奔出暗巷。

  「總算出來啦!哈哈哈--」瘋狂笑聲之中混雜著槍彈的呼嘯聲。

  諾克迪亞直衝到男人面前,而男人見到此狀便停止了射擊,快速將槍反轉,在尖銳爪子揮來的同時以槍托阻擋。諾克迪亞抬起右腳瞄準腹部踢去,同樣也被槍托擋下。

  「喝啊!」男人高舉槍托往下敲擊,諾克迪亞迅速向後閃避,腳才剛落地便立刻向右前方跳兩步。此時位置來到了男人的左前方,站穩腳步後大幅度轉身蓄力,將力量聚集在左爪,然後一口氣向右轉身,爪子陷入腹部不到幾秒,男人的身體便立刻飛向一旁牆壁。

  站在原地幾分鐘,確認對方沒有活動跡象之後,剛轉身準備要往暗巷走去時,腳邊立刻傳來幼貓的叫聲。

  「受死吧!」突然,一道激烈的喊聲自身後傳了過來,然後是巨大的槍響。

  諾克迪亞彎下身將幼貓一把撈起來抱在懷裡,順勢向旁翻滾,閃過迅速飛來的子彈,將幼貓輕扔在地,自己則迅速起身向男人飛奔過去,將右爪刺入對方胸口後再向後抽出,血紅頓時像洩洪一般湧出,向下流到地面形成血泊。

  「諾克……」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進耳裡,令諾克迪亞轉過頭望向身後--是珀。

  「你怎麼會在……」「我來找你的。」珀不等對方將話說完便直接打斷。

  見諾克迪亞轉身打算跑走,珀先行一步接近對方,直接將對方撲倒,跨坐在對方身上,以膝蓋壓制住對方的雙手。

  「做什麼!」諾克迪亞扯開聲音喊道,一邊使力掙扎,語氣像是憤怒又像是慌張。

  「為什麼要跑?」嚴肅卻又帶著憤怒的語氣,直盯著身下的人,眼神銳利的像是想要穿透對方的墨鏡。

  「你現在是要帶我回去?」語氣比剛才冷靜平穩了一些。

  「我只是希望……能夠讓你安穩的活著……」「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你不會懂的,生活在這裡,每天為了生存而戰鬥,只要制度沒有推翻,我們就必須待在這裡,到死為止。」

  「你明明就有機會可以改變的……」珀伸手將對方的墨鏡拿下,「你都能夠這樣子看著我了,那為何不能住在我這裡,感受安穩的生活?」

  「那些並沒有很重要,即使安穩的活著又如何?像我們這種被植入晶片的人,最後都會死亡,況且……」話語停頓了幾秒,才又繼續下去,「我沒辦法適應那種生活,比起安穩、這裡更適合我。」見珀沒有要說話,諾克迪亞又繼續說下去,「我不適合安穩的生活,那裡不是我應該存在的地方。」

  「我早已經做好隨時死亡的覺悟,即使現在被你殺了,我也不會驚訝或害怕。」

  珀將墨鏡戴回諾克臉上,「是嗎……」低下頭,起身從他身上離開。

  「那……」珀從大衣裡拿出銀白色的手術刀,「我先走了……」將刀尖指向自己脖子。

  諾克迪亞緩慢從地上起身,對於此景默不作聲。

  「永別了……」珀將手術刀狠狠劃過脖頸,大量血紅噴發出來,身體先是跪了下去,最後才倒在地上的血泊中。

  諾克迪亞轉過身,伸手將帽沿壓低。

  「永別。」邁開步伐,緩慢向前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