締結契約--膽小的芒草

  每個禮拜上山一次,是熾焺鍛鍊體能的方式。

  「不准過來。」強硬的話語擴散在空無一人的周圍。

  山上有許多妖魔鬼怪是很正常的,即使沒看到,也敢肯定他們正躲在哪一處看著自己--不過,這種警戒只針對那些意圖不軌的傢伙們。

  「式神……」行走時偶爾會這樣低聲喃喃,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今天要做的另一件事--尋找式神。

  實在是沒有任何主意,不過或許能趁著上山鍛鍊的機會得到收穫。

  爬上陡峭的斜坡,來到一處平地,繼續向前走。這是鍛鍊自己體力的方式,山並沒有很高,因此每次都一定要求自己要攻頂之後才能下山。

  「哇哇哇你終於又上山來了,需要我陪你聊聊天嗎?嘻嘻嘻--」一隻鸚鵡吵鬧的飛到熾焺身邊。

  「不需要,倒是你、怎麼還沒被抓去給人當做寵物養?」

  吵鬧的鸚鵡妖,是一隻有著藍色跟黃色羽毛的金剛鸚鵡,幾乎每次上山時都會看到牠。因為對方過於吵鬧,所以熾焺說話也會跟著變得完全不客氣。

  「誰說鸚鵡一定要讓人飼養的?況且我是妖耶!對了對了、聽麻雀們說你好像加入陰陽師公會了呢!需不需要我當你的好夥伴?」邊說邊繞著熾焺飛來飛去。

  「如果你能夠閉上你那張鳥嘴,那我也許會考慮一下。」完全不在意對方的舉動,繼續往前走。

  「真掃興真掃興,算了我先走啦。」消失在熾焺的視線。

  過了許久,熾焺對於周圍的環境感到有些遲疑。

  這裡原本沒有長出芒草的。

  即使如此,還是必須往前走,因為要是亂走的話很容易迷路。伸手小心的撥開叢叢芒草,然後到了一塊廣闊的平地。

  回頭望了一眼那叢芒草,然後繼續往前走,卻看到了在不遠處的一棵樹,後頭似乎躲著一個矮小身影。

  「那堆芒草是你弄的嗎?」往樹的方向前進,而那個矮小身影卻不見了。

  「我不會傷害你的。」熾焺走到樹的前面稍微彎下身。

  矮小的身影探出頭--有著翠綠色短髮的少年,左臉頰有著十字疤痕,右眼被灰黑色的繃帶掩蓋住,過長的袖子纏繞著白色繃帶,抓著樹幹不放的樣子明顯表現出了害怕。

  妖的氣息,不會錯的。看他這麼害怕的樣子,也難怪會弄出草來阻擋自己,或許是把自己當成壞人了。

  「不、不要過來……」膽怯的聲音說著警告的話語,完全沒有說服力。

  「我不會傷害你。」重復著剛才的話。

  「可是我……會傷害你……」抓著樹幹的手加重力道,「所以、不要靠過來……」

  熾焺注意到,那過長的袖子裡頭,似乎不是手的模樣,而是尖銳的爪子。

  似乎能夠理解對方的話語。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手嗎?」將聲音放到最柔軟的程度,發出問句。

  「咦?那個、可是……」妖驚訝了一下,然後開始慌張起來。他沒辦法理解眼前的人類為何會發出疑問。

  「怎麼了?」「可是、可是這樣的話……你會受傷……」

  「我不怕。」語氣堅定。

  「那、那、不要太用力……」妖緩慢的將手伸到對方面前。

  熾焺小心的將對方的袖子往後滑--翠綠色的、以葉子編織成的手,指尖銳利的像是爪子一樣,手指內側及外側佈滿了銳利鋸齒。

  「不、不要碰!」在對方準備觸碰自己的手之前,鼓起勇氣大喊,然後將手收回來。

  但是,手卻被一個強硬的力道抓住--早在對方收手之前,熾焺已經先一步將手往前伸出,用力地抓住。

  「你、受傷了……對不、對不起!」看著對方的手掌開始滴下鮮血,立刻反射性的道歉。

  「怎麼道歉了。」熾焺無視手掌傳來的疼痛,對於妖的話語笑出聲,「是我自己要抓住你才會受傷的,你不需要道歉。」

  「可是、是因為我的刺……你才……」雖然很想將手抽回來,可是深怕會弄痛對方,所以只能任憑對方抓著。

  「我現在需要一個同伴,一個可以跟我一起戰鬥的同伴。」熾焺開始自顧自地說話,「你願意當我的同伴嗎?」語畢,將對方的手放開。

  「咦?可是我……」妖張大了眼。從來沒聽過有人類會邀請自己當同伴。

  「你不用擔心會傷害到我這種事。」熾焺看著對方露出驚訝的表情,「芒草的葉子之所以能夠傷害人,也只是為了要保護自己罷了,所以根本不需要自責或是道歉。」

  妖抬起雙手,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左邊手掌因為對方的抓握而染上血。

  「善用這個能力,與我一同戰鬥吧。」妖抬起頭望向熾焺,隨後點點頭。

  「那麼……」蹲下身,「把你的手給我。」往妖的方向伸出雙手。

  妖先是猶豫了一會兒,才將雙手放在對方的掌心,立刻感受到對方握住了自己的手。

  「用你左手沾染的我的血作為契約,可以嗎?」在得到了對方的同意之後,才繼續進行下一步。

  「以吾之名--熾焺,與之締結契約,自此刻起,汝即同意、遵從吾之命令,如同意,請汝喚若名!」

  「蒼芽。」

  一股暖流自胸口擴散開來,蔓延至全身,同時也代表契約完成。

  「召喚物的話就用……」話還沒說完,熾焺便感到衣角被拉扯,低下頭後發現蒼芽的手抓著一片暗紅色的葉子。

  「這個,召喚我。」眼神堅定。

  熾焺愣了一下,伸手接過對方給的葉子。看來也是沾到了自己的血吧,在抓住對方的時候完全沒有控制力道。掌心大小的芒草葉子呈現三角形,大概是從葉子前端割斷的。

  「請多指教,蒼芽。」「熾焺也請多指教。」

------

  「你要下山啦?」吵鬧的鸚鵡妖又來了。

  「怎麼了?」熾焺頭也沒回的繼續走。

  「聽麻雀說你跟一個芒草孩子訂了契約呢,怎麼沒看到他?」跟在熾焺的身邊。

  「收起來了,等下山之後才會再召喚出來,他現在應該正在休息吧。」

  「你很幸運呢,那個孩子其實挺可憐的,有些人類上山時被他割傷了,就一直用很難聽的話咒罵他,後來他因為自責的關係跑去躲起來,之後不管是人還是動物,只要一靠近他,他就會變成人的樣子逃走。」

  熾焺靜靜地聽著鸚鵡妖的話,沒表示任何回答。

  「恭喜你找到好夥伴了,記得要再來上山看我喔!嘻嘻--」鸚鵡妖笑了幾聲,然後消失在熾焺的視線中。

  到了山腳下,熾焺停下腳步,轉身望著山裡的景色,然後抬手,看著被繃帶包紮的雙手,過了許久才轉身離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