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嫁】勾心鬥角的蝙蝠

  「掉在森林裡嗎?」拉特手拿著話筒,身體倚靠在牆邊。

  電話的另一端是之前幫忙照顧叱祐的那位朋友。

  『我記得是在森林沒錯的……那條項鍊很重要,是母親送給我的禮物,所以、拜託你……』語氣聽得出來滿是著急,似乎還多了點顫抖。

  「我知道了,正好今晚空著。」轉頭望向一旁在玩追逐戰的小伊和火燈兔。

  『那就拜託你了,謝謝,等你的消息。』

  掛斷。

  小伊飛了過來,筆直地撞到拉特的胸膛,然後墜落。

  「真是危險。」拉特立刻伸手將小伊接住,接著看到火燈兔從房間的轉角跑了過來,停在拉特面前,抬頭望著拉特,開始原地跳跳,似乎在抗議拉特搶走了小伊。

  「對了、晚上我要去森林一趟,你要不要一起來呢?」低頭望著火燈兔,只見牠停止了動作,呆呆地望著自己。

  「小伊、這次要麻煩你跟院子裡的兩個傢伙一起看家。」望著趴在自己手掌裡的小伊。

------

  漆黑的夜空,厚實的雲層遮蓋了月亮,以及它所發出的光芒,原本視線不佳的森林也變得更加危險。

  「這時候有你在真好。」拉特走在火燈兔後面,火燈兔盡責地拿著點燃火的燈籠,照亮前方及周圍的視野。

  「項鍊會在哪裡呢……」仔細地查找被燈籠照亮的範圍。

  過不了多久,拉特察覺到身旁的溫度有些下降,而且燈光的形狀也變得奇怪,「嗯?岩壁?」伸手觸摸旁邊,更加確定了。

  看來是跑到洞穴裡了。

  「也許就是掉在這裡的吧。」沒有多想,繼續向前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個光點。

  「人類,在找這個嗎?」一個聲音自光點的方向傳來。

  「是誰?」對於陌生的聲音,火燈兔與拉特都採取了警戒的姿勢。

  光點往前移動到燈火照耀的範圍邊,這才看清楚了來者的樣貌--一隻全身白色、有著黑羽毛及鮮紅紋路做陪襯,脖頸還環繞著如同火焰的金毛,一種像是蝙蝠的魔物--拉斯比。

  「想要的話就來找我吧。」水藍色的眼閃過一絲光亮,然後消失在黑暗中。

  「別跑!」拉特和火燈兔開始奔跑了起來。

  已經跑到了洞穴盡頭,卻完全沒看到拉斯比的蹤影。

  拉特伸手摸著岩壁,然後望著周圍,這才發覺到燈籠的光亮正逐漸變得黯淡下來。

  「糟糕、你還好嗎?」拉特連忙蹲在火燈兔身邊,牠早已經累得坐在地上了。不一會兒的時間,燈籠的火就徹底熄滅了,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們現在就回家。」拉特輕輕將火燈兔抱起,然後往原路走。

  「人類、你不想要這個了嗎?」聲音在耳邊響起,隱約感覺到肩膀多了一份重量。

  「是你嗎?」拉特停下腳步,卻沒有任何其他動作。語氣平淡、卻多了一分沉悶感。

  「這個應該很重要吧?不拿回去沒關係嗎?這樣會讓兔子的辛苦都白費了呢。」拉高的音調、接二連三的話語,像是挑釁一樣,「這樣真的好嗎?」

  「啊啊、你說的是呢,是很重要沒錯。」學著對方將音調拉高,「都到這裡來了,當然不能白費力氣,遺失了項鍊的朋友還在等我的消息呢。」

  「那你怎麼不拿回去呢?還是說……你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拿回去?」聲音依然在耳邊。

  「我確實沒有那個能力。」話語停頓了一會兒,「不然我怎麼會帶一隻兔子來呢?現在他已經累了,而我也沒有那個能力搶回來,所以你想拿走就拿走吧。」語畢,拉特繼續往前走,肩膀的重量也在這時消失了。

  「慢、慢著!」有些慌張的語氣。

  拉特停下腳步,「怎麼了?」

  「人類、你對於我的話語沒有任何感覺嗎?」

  「一開始的確有些生氣,不過也就只有那一刻而已。」實話實說,畢竟這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你對於我會說人類的語言這點,沒有任何驚訝嗎?」

  「家裡都有像大象一樣大的獅子了,遇到會說話的蝙蝠也沒什麼奇怪了吧?」

  忽然,周圍開始有了光亮。

  「辛苦你了,其實可以不用再點燈了呢。」拉特摸摸懷裡的火燈兔,「我先走了,項鍊你要的話就拿去吧。」

  「等等。」拉斯比飛到拉特的面前,「這個還給你,然後、請讓我跟著你,我想要多認識你。」

  「謝謝,第一次聽到有人想認識我呢。」拉特伸手將拉斯比尾巴上的項鍊接過,「我叫拉特,請多指教。」

  「人類都稱我為拉斯比,不過你要另外取名字也行。」

  「之後再說吧,我不太擅長取名字,除了這隻兔子之外、家裡還有一隻飛翼沒有名字。」

  安然無恙地走出了洞穴,回到家時已經是清晨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