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9/21

  【9/21】

  一個漫長的夢。

  被人壓在暗巷的牆上,脖頸傳來的強勁力道,令自己漸漸無法呼吸。

  在黑暗即將完全侵占視線之時,脖頸的力道突然鬆開,令自己跌坐到地上不斷咳嗽及張口吸取空氣,過沒多久,身體被一陣溫暖包覆。

  「誰……」勉強擠出一個字之後,一陣猛烈的嗆咳襲來,有些模糊的視線中見到自己咳出的血紅。

  「乖、已經沒事了。」一道溫柔的聲音從頭頂傳來,然後感覺到自己離開了地面。意識在溫暖中被奪去。

  緩慢睜開雙眼,率先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米黃色的。

  米黃色?

  帶著墨鏡的話,是看不清楚顏色的,也就是說……

  有些吃力的撐起身體,蓋住身體的被子隨之向下滑,涼氣瞬間襲來,這才知道自己一絲不掛,身上綁著繃帶。

  環顧四周,發現墨鏡在一旁床頭櫃之後立刻拿起來戴上。

  同時還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自己很寶貝的軍帽不見了。

  「你應該乖乖躺好。」一道聲音劃破原本的寧靜--是有著金黃色短髮及綠色雙眼,穿著襯衫跟寬鬆褲子的男人。

  自己只想著找軍帽,卻忘了警戒周圍動靜。

  男人看著少年改變姿勢,像隻貓一樣的撐起四肢弓起身體,十足強烈的警戒。

  「別這樣,動作太大的話傷口會裂開的。」男人識相的不再往前靠近,「我叫珀,是個醫生,我不會傷害你的。」癱了攤手,證明自己沒有藏任何利器。

  男人看著少年漸漸放下警戒,乖乖坐在床上後,才往前走到不遠處的桌子拿起兩捆繃帶。

  「做什麼。」看到珀坐到床邊,開始起了警戒心。

  「幫你換繃帶,都滲出血了,很痛吧?」沒有任何責備,而是輕聲的說著。

  少年愣了下,抬起包著繃帶的手看,然後又看看對方拿著的繃帶,緩慢的將手伸到對方面前。

  「等一下可能會有點痛,麻煩你忍一下。」輕輕抓著對方的手將繃帶拆下,換上新的,動作十分俐落。

  明明說會痛,可是自己卻完全沒有感覺到。等到回過神時對方早已經收拾好東西坐回床邊了。

  「我記得、這頂帽子是你的吧?」珀將手中深藍色的軍帽遞給對方,看著對方非常迅速地搶過帽子抱在懷裡,然後以兇狠的眼神瞪著自己。

  「我沒有要搶的意思。」看著對方的舉動,差點笑出聲,「對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少年愣了一下,轉過頭。

  「怎麼了嗎?」微笑以對。

  「諾克迪亞。」經過一番思考,還是說了。

  「我可以叫你諾克嗎?」

  「隨便你。」逕自跳下床,「我可以走了嗎?」語氣有些冷淡。

  「不待在這裡等傷痊癒再走嗎?」雖然很擔心對方,不過還是尊重對方的意願。

  「不了。」離開房間。

------

  「你醒啦,這次睡得比較久呢。」珀的聲音傳來,「是做了什麼夢嗎?」

  轉頭一看,原來他正坐在一旁,「我夢到……跟你初次見面的那時候。」因為氧氣罩已經拿掉,所以聲音變得清楚。

  「啊、我還記得呢,那時候你受了重傷。」珀露出笑容,「我要幫你換繃帶的時候,你卻像隻貓一樣弓起身體瞪著我,結果最後還是乖乖讓我換了。」

  「十三歲。」回頭望向天花板,「原來已經過了五年了……」

  「已經五年了呢。」珀的心裡有些沉重,明明認識了五年,心防卻能依舊維持的如此厚實--不過自認為已經前進了一大步,至少對方願意拿下墨鏡看著自己、也願意說出過往所發生的事。

  「我什麼時候能走?」突如其來的問句,令珀感到無比驚訝。

  相似的話語,一樣的冷淡。

  為什麼?

  珀的嘴角勾起微笑,「還很久呢,不過情況已經漸漸好轉了。」從椅子上起身,「我去弄吃的,等會回來。」離開房間。

  到底是為什麼?

  雖然很想問,但是他會回答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