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9/19

  【9/19】

  勉強睜開沉重的眼皮,意識並沒有很清晰。連最基本的呼吸都需要機器輔助,而右手傳來一陣微小的刺痛。

  全身無力,意識不清,那是一種痛苦。

  右手掌傳來一股溫暖,似乎被什麼東西壓著,無法抬起。

  耳邊傳來規律的機器聲,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聲音,而自己只能盯著天花板,什麼也不想。

  「諾……克……」很清楚,那是珀的聲音。

  稍微轉過頭,發現珀跪趴在床邊,一手還伸進被子裡。

  突然瞭解了,右手掌傳來的那股溫暖與沉重。

  「嗯……諾克醒啦……」珀抬起頭,「太好了……」高興的露出微笑。

  偏過頭,不敢直視對方。似乎不該是這樣的。

  好像……不應該醒來……

  而是應該……

  「在想什麼?」珀起身坐到床邊。周圍再次陷入寧靜。

  只是靜靜陪著對方。

  「墨、墨鏡……」微弱的聲音,因為面罩的阻隔而變得模糊。

  「嗯?」珀湊上前。

  「可以拿掉……墨鏡……」

  珀愣住了。這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吧?

  「拿掉……」知道珀肯定會傻住,所以又重複了一次。

  珀照著對方的意思,幫對方摘掉墨鏡。

  看著對方摘掉墨鏡後的樣子。

  「別盯著看……」偏過頭。

  「我想、你還是帶著墨鏡比較好呢。」珀輕笑出聲,「不然肯定會有人想抓走你。」

  「什麼意思?」「沒事沒事,當我沒說吧。」

  其實,真的很好看。

  與髮色相同的深藍色眼瞳,像寶石一樣深邃明亮。

  兩人之間再次陷入寧靜。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珀的聲音劃破了寧靜。

  待對方轉過頭看著自己時才繼續,「我想知道……你的過去……」

  看著對方愣住,偏過頭,「我……」

  「就當做是你報答我的幫助,好嗎?」知道對方肯定很在意,所以故意提起。

  只好把拒絕的話語吞回去,改口,「好吧。」

  「我原本就跟父母住在下城,某天家裡被一個人闖入,他殺了父母。」語氣非常平淡,近乎快要沒有起伏。

  「然後呢?」珀也很驚訝,提到父母被殺竟沒有表露出任何情感。

  「在父母斷氣之後,他原本也想殺了我。」語氣在這時有了些許情感,「不過似乎是因為我不怕他的關係,他忽然說想要養我,要我跟著他走。」

  「然後,在我七歲的那一年,他給了我軍帽,跟我說『不要跟任何人有太深入的關係,我們遲早都會死,而且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跟人擁有太親密的關係會很痛苦。』而

他也一直強調自己並不是恩人,只是陌生人,還說因為是陌生人所以不用知道名字。」

  「八歲那年電瓶的電量耗盡時,他把小刀放到我手裡,然後握著我的手刺向自己身體……」

  「我知道了,就這樣吧……」珀將對方的話語打斷,而自己則忍著想哭泣的感覺。

  所以,心防那麼重,是因為如此嗎?

  「我可以再問嗎?」放輕了聲音。

  「說吧。」「為什麼要帶著墨鏡?」

  經過了幾分鐘的沉默,「我……很怕人的視線……」語畢,偏過頭去。

  「那……你會怕我嗎?」有些膽怯。

  過了許久,對方仍然偏著頭不看自己,似乎不打算回答。

  「我累了。」忽然出聲打破沉默。

  「好好休息吧。」看著對方閉上雙眼。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