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7/29

  【7/29】地點:上城。時間:早晨

  「小諾……要走了?」有著深藍色短髮、穿著純白洋裝的女孩,看著諾克迪亞整理自己的服裝。

  「回下城去。」轉過身走向門口。許多繁雜的事情昨天都解決了,當然要回去。

  忽然,諾克迪亞感到自己的手被一個微小的力道抓著。

  「怎麼了?」諾克迪亞稍微回頭。

  「不要走……」女孩的音量非常微小。

  「昨天找到的皇狩者等等就會來了,我先……」

  「那小諾還會再來嗎?」女孩的聲音打斷了諾克迪亞的話。

  「那位皇狩者會保護你的,就不需要我了。」諾克迪亞轉過身面對女孩。

  「如果他死了呢?」女孩的音量提高了許多。

  「妳……反悔了?」諾克迪亞並沒有被女孩的話語影響。雇用新的皇狩者是女孩自己的意思,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只是一時興起的。

  女孩是上城居民,但是父母因為犯了罪而被流放至下城。會認識諾克迪亞,是因為有一次在街上看見諾克迪亞被皇狩者追殺,但又因為上城的法規,所以只能逃,那時候將自己的住處借給他躲藏,原本想雇用他,但是……

  「一開始覺得……一直叫你來是給你添麻煩,可是……小諾去當皇狩者好不好?」女孩有點慌張。

  「你需要的並不是身為浪天者的我,而是皇狩者。」諾克迪亞將軍帽摘下放在胸前,「謝謝妳那時的幫助,我想我們的緣分就到這了。」稍微欠身鞠躬,便將帽子戴回後走出門口,不理會身後女孩的叫喚。

------

  地點:下城。時間:下午

  終於回來了。熟悉的感覺、熟悉的景象,諾克迪亞漫步在路上,不時觀察著一些陰暗角落。

  「你、在、做什麼?」一道熟悉聲音從身後傳來,令諾克迪亞嚇了一跳。

  「午、午安,可以的話下次請從正面冒出來……謝謝。」轉過身稍微後退了幾步。原來是受,似乎是第二次被他嚇到了。

  「嘻嘻、反應好可愛吶,沒事做嗎?今天好無聊吶。」「的確有點無聊呢。」附和對方的話語,完全不在意對方的語氣。

  「阿拉、迪亞?你這樣東張西望的是在找什麼嗎?」另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的樹上傳來。

  「午安,並沒有在找東西,只是習慣性。」稍微抬頭望著樹上的人。似乎並沒有受到驚嚇。

  「在警戒嗎?只看周圍還是很有危險的唷。」臉上揚起微笑,雙腳在半空中前後擺動,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比如你嗎?」諾克迪亞的語氣稍微上揚。

  「阿拉、怎麼這麼說呢?我看起來很有害嗎?」

  「那去搶奪電瓶?期限快到了吶。」「不錯的提議,不過先找看看有沒有獵物吧。」諾克迪亞沒有理會諾亞的反問,反而是轉頭跟受對話。

  「啊。」一旁牆邊傳來了一個單音節,似乎是想表示自己的存在。

  「午安。」諾克迪亞轉過頭,禮貌性地打了招呼,似乎不在意對方的舉動。

  「尋找獵物?」「算是吧。」語調有些平淡。

  忽然,我哉抱著樹幹往上爬了一點,「諾亞。」伸手抓住諾亞的腳。

  「咦!不可以抓腳啦很危險啦!」諾亞索性直接從樹上跳下。

  我哉爬下樹,「諾克迪亞,你說……諾亞的本體會不會就是一顆樹?」 忽然拋出一個奇怪的問句。

  「看起來比較像貓。」諾克迪亞盯著諾亞的魚形拉鍊看。

  「沒看過喜歡爬樹的貓嗎?什麼本體是樹的、這是不可能的唷!」

  「貓的話,聽起來很好吃。」我哉盯著諾亞腰間掛的貓形布偶梵谷。

  「梵谷不行吃!給你魚餅乾不可以吃梵谷!」注意到對方看著腰間的梵谷慌張了一下,拿出了幾塊魚形狀的餅乾。

  「喜歡。」我哉接過魚型餅乾,放進嘴裡開始吃。

  「我們一起找電瓶吧? 一個人有點孤單阿。」默默在一旁的受忽然出聲,帶著微笑的邀約。

  「沒問題啊。」諾克迪亞毫不猶豫的答應。

  「呀、太好了,那要先去哪裡找獵物?」語氣滿是高興。

  「可以的話,先從附近吧,那邊兩位要一起嗎?」諾克迪亞轉過頭望向一旁的兩人。

  「是要去找獵物嗎?介意我也一起跟去嗎?」諾亞的嘴角微微上揚。

  「好啊,大家一起去。但、電瓶要平分哦?」受露出微笑,眼睛彎成了新月狀。

  「我都沒問題。」「我可以唷。可是要留幾個比較頑強的人給我玩。」諾亞的話語配上臉上的微笑,似乎可以讓人感受到惡魔的氣息。

  「那我哉呢?都同意的話就開始找獵物囉? 先從暗巷吧!」

  「有食物就沒問題。」我哉依然在吃著剛剛諾亞給的魚形餅乾。

  但是,在找到了獵物之後,大家都各自分開了。

------

  一處暗巷中。

  「嗚嗚、嗚……」身穿灰色衣物的男子,屈膝坐在牆邊,嘴巴被膠帶封住,話語變成了單純的音節。一旁坐著一抹純白色的身影,轉過頭直盯著男子看。因為已經事先被打了麻醉,男子完全無力動彈,只能帶著恐懼回望對方。

  忽然,純白人影從口袋抽出美工刀和剪刀,刀片隨著「喀喀喀」的聲響探出刀鋒,朝著男子的左胸口劃下,微弱的聲音傳至耳邊,動作並沒有因此停下。刀鋒劃開了表面皮膚,張開利口的剪刀將開口擴大,鮮紅的血緩緩自開口流下,銀白色的刀刃沾染了鮮紅。

  鮮紅刺眼的器官展露於眼前,很有精神的跳動著--直到被刀片劃開為止。

  銳利的刀片,將心臟一分為二,露出了名為「電瓶」的晶片。

  「好可憐啊……對不起了……」兩行淚水緩緩流下,身影取走了位於心臟內部的晶片後,將外套的拉鍊拉上,唯獨露出一隻眼睛,留下已經毫無動靜的屍體離開暗巷。

------

  「吶、看你精神還不錯呢,陪我玩玩如何?」帶著微笑一步步向前逼近。穿著暗紅衣服的男子隨著對方的腳步往後退,直到背碰到了牆壁才停下。男子早已被嚇得說不出話,只剩身體那帶著恐懼的顫抖。

  「啪!」忽然,一聲響亮圓滑的聲音傳出,男子緩緩轉頭看著自己的左肩--黑色外套的左手連接著一把細而長的劍刺入左肩,頓時一陣劇痛自左肩直衝腦門,高分貝的慘叫聲隨著大張的口擴散出去。

  「刺錯地方了呢,真是不好意思吶。」將手收回,袖劍也在這時拔出。男子背靠牆壁跌坐在地上,另一手按著左肩的傷,痛苦的呻吟。

  「這樣就不會錯了喔。」將手伸到背後,俐落的往前甩開長棍,頓時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鐮刀。

  高舉,然後砍下,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度。男子的身體往一旁倒去,切口處向翻倒的飲料般不停地流出鮮紅液體,而頭顱在半空飛了一段距離後才落地。

------

  身穿墨綠色破舊衣服的男孩悠閒的走在大路上。

  「小鬼!交出電瓶啦!」身材瘦弱的男子拿著小刀,以凶狠的口吻威脅眼前的男孩。

  「不要。」男孩語氣平淡的回應。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男子往前奔跑,但是卻在男孩身前停了下來,向後跌坐在地。

  「居然拿書砸人啊!痛痛痛--」男子的小刀落在一旁,兩手摀著雙眼。不知何時男孩的手上多了一本厚重的硬皮書籍。

  男孩默默看著對方的反應,拿起厚重書籍後垂直丟出,驚人的力道令書籍就這樣刺進男子的腹部,緊接著是右手臂被插進書本。

  漸漸的,許許多多厚重的硬皮書本斜立著,像是方便他人取閱一樣。幾條鮮紅自裂口處緩緩流下。

  所謂的「人體書架」。

------

  地點:下城。時間:夜晚

  月光毫無保留的撒落在沒有遮蔽的地方。而某一處屋頂上,有一個深藍色的人影盤腿坐著。

  「四個。」確認了數量後,諾克迪亞將電瓶收進左側大腿的袋子。

  今天切斷了一條緣分,不過並不怎麼在意。

  「太在意的話……不太好啊。」抬頭望著圓月,伸手將軍帽摘下,輕輕抱在懷裡。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