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7/26

  【7/26】地點:下城。時間:早晨

  諾克迪亞剛醒來,就感到全身僵硬。坐在角落休息真的不是一個好選擇,但也想不到其他地方了,畢竟自己也沒有固定的住處,而且自己也不喜歡開口要求別人給自己住。

  依靠著牆壁,放慢動作緩緩起身,稍微拉到傷口而吃痛了一下,不過已經沒有前兩天那樣疼痛,於是打算在附近晃晃,順便尋找適合今晚休息的地方。

------

  地點:下城。時間:下午

  「呼……」諾克迪亞轉身奔進小巷,背靠著牆邊調整呼吸。

  「剛剛看到他往這邊逃的,一定就在附近!快搜!」男子轉過身聲嘶力竭地對著兩位同伴喊道。

  被人鎖定了,大概是來報仇的吧。諾克迪亞明白,以自己現在的狀況來戰鬥的話會很吃力,不過總不能一直逃吧?

  「這樣今晚要怎麼辦啊……」稍微探頭查看外面情況。

  「小弟你在幹嘛?」一道聲音自頭頂傳來--是基爾道恩,他正站在屋頂上看著自己。

  諾克迪亞受到驚嚇而愣了一下,「被人追了。」抬起頭回應。

  「找到了!在這裡!」

  「糟……唔!」諾克迪亞邁開腳步的同時,包著繃帶的左腳踝開始疼痛起來,令他單膝跪了下去。

  「不會讓你逃走了!」男子帶著兩名伙伴站在巷口。

  「實在不想跟你們玩啊。」諾克迪亞站起身,轉而面對三人。

  「腳受傷的廢物,還是乖乖不要動吧。」其中一人拿出武器向前奔去。

  諾克迪亞抓準時機,壓低身體向前伸直右臂,爪子順勢瞄準喉嚨刺下去,穿過到對方後頸,然後俐落的往旁一甩,屍體自爪子脫落,鮮紅噴灑一地,屍體躺倒在血泊中。

  「你們兩個……還想過來?」話語充滿了冰冷,墨鏡遮住的眼神,無人知曉。

  「哇啊--」兩人尖叫著帶著武器奔跑離開。

  諾克迪亞默默走出小巷,尋找適合夜晚的休憩地點。

------

  地點:下城。時間:夜晚

  「時間真是不等人啊。」諾克迪亞抬頭望向圓月,走了一下午的路,卻找不到能夠休憩的地方,包著繃帶的左腳踝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小諾克晚安。」一道輕挑的聲音自一旁的樹傳來--是薩雷斯,一開始被自己看成女姓的人,不過之後仔細看才發現是男的。

  「晚上好,竟然從樹上跳下來呢。」轉頭望向由樹上跳下的人影,「看起來你沒事做呢,還是準備找目標殺人?」

  「腳……還好嗎?」剛回完一邊的話,一旁傳來有點微弱的聲音--是悠,黑色的短髮,瀏海將眼睛大部分給遮蓋住。

  「還沒完全好,有點疼,謝謝關心。」平淡的回應對方的關心,不過自己很少被關心呢。

  「正在尋找可愛的孩子呢,小諾克的腳沒事吧?」薩雷斯的聲音再度傳來,這次是關心的話語。

  「傷已經沒有很疼了,我正在找今晚可以安心睡覺的地方,不過……」開始環視周圍,「似乎都不太行呢。」

  「樹上很好睡喔,也不容易被發現。」薩雷斯微笑著回答。

  「一直看上面,小心被偷襲吶。」一道聲音從身旁傳來,感到人的氣息就在身邊。

  「唔、晚上好,你什麼時候出現的?」被驚嚇到而稍微後退幾步。

  「哇、不要這樣嘛,嗯……剛剛在轉角就看到你了。」微笑著回答,這才看清了對方的臉龐--是受,也是剛開始被自己看成女性的人。

  「感覺像是被跟蹤呢……」語氣有點厭惡。

  「怎麼這樣說呢?不要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嘛。」

  「要是沒注意到的話,很容易就被殺了。」對方的語氣令自己不由自主的反駁。

  「這是沒注意到的你的錯吧?嘻嘻、下次要小心一點吶。」語畢,又隱身於黑暗中。

  「好的……」稍微多加思考了一下。

  「小諾克、我背你,上來吧。」隨著聲音將頭轉回,薩雷斯已經背對著自己蹲下身。

  「謝了。」身體前傾,靠在對方背上。」

  「阿拉阿拉、好多人聚集呢再做什麼呢?」一道聲音自樹上傳來--是諾亞,正坐在樹枝上向下看。

  「不客氣。」薩雷斯將諾克迪亞背在背上,單手纏著鋼絲慢慢爬上樹,「這樣就可以了吧?」

  「非常感謝你。」

  「嗚哦、薩雷斯好厲害呢!可以背著人爬樹。」「重量是繩子在支撐的,一點也不厲害。」

  「晚上好啊。」諾克迪亞轉頭向諾亞請安。

  「晚上好呀,腳在痛嗎?」諾亞轉過頭,發現對方的左腳踝包有繃帶。

  「啊、今天還沒換藥呢,謝謝。」接過對方的藥膏,將左腳踝的繃帶拆下後開始塗抹,然後將藥膏還給對方。

  今天總算能在習慣的高處睡了。諾克迪亞稍微放鬆了一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舊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住處
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