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律

堵塞在胸口的沉悶,無法轉變成言語
不知從何而來,亦不知該如何抗衡
一瞬間,憶起了那旋律

狼正坐著,豎直耳
狼傾聽著,那旋律
狼閉起眼,享受著
宛如被順著毛撫摸一般,舒適至極
低沉的旋律,帶著些許起伏音色

極致黑暗的夜晚下,一匹傷痕累累的狼
唯獨旋律的陪伴

流星雨

點點星光,偶有光亮劃過
今日的夜空,與往常相異

迅速消逝的光亮,一晃眼,只剩細尾巴
盯著漆黑夜晚看,才能見到,那細長光亮

細光自銀河劃過、落下
如同過路人,悄悄地經過,不挽留
唯獨那細長尾巴

劃過夜空的那道光亮
口耳相傳,許下的祈願,必會實現
從此,成了眾皆知曉的傳言

「請傾聽,我的祈願。」
傷痕累累的狼,仰天訴說
對著那消縱即逝的光亮

劃過夜空的數道光亮,如同雨落之時
「請傾聽,我的祈願。」
「期望,能夠找回失去的,名為『信任』之物。」
傷痕累累的狼,仰天訴說
「期望,能夠再次相信,不被欺騙,不被背叛。」
「我願意付出任何擁有物。」
「我已無法相信,無法愛……」
「身軀早已腐朽,靈魂早已傷痕滿佈……」
「放眼望去,盡是黑暗,如今仍在徘徊著……」
本是清晰的聲音,逐漸變得模糊不清
「希望您,能傾聽我的祈願……」
狼知曉,即使無法傳達,仍然不放棄

不知何時,光亮已不再流動
一切回到了原點
狼依然坐著,光亮自眼中打轉、滑落、滴下
仰頭一聲嚎,如同傳達

無法知曉,是否傳達

天蠍座

天頂之蠍,難以接近
無比冰冷之外殼,靈魂熱到在發燙
如同病態的防衛,保護著靈魂

靈魂守護著約定,絕不輕易打碎
倘若你將之破壞,便會受到報應

愚昧的忠誠,消不去、放不下
靜靜跟隨、靜靜守護
像是一隻犬,但是不愚笨
欺騙、殘害;善良、邪惡,仍會分辨
欺騙、殘害,會反擊,會避開
善良,會加以數倍回報;邪惡,會加以保持遠離

如今,無法信任
無數殘害,無數踐踏
縮著尾巴的犬,已無勇氣
忠誠不腐朽,靈魂卻已佈滿傷痕
時時刻刻提醒,那些過往
如同那忠誠,放不下、消不去

如今,仍在黑暗中
已不期望救贖、已不期望光明
那些期望,會將疼痛喚醒
流出的血,是透明的、帶著如同海洋的味道

過往

悲傷會隨著時間而淡化;傷口會隨著時間而癒合。

一次又一次的離去,一聲不響的離去。
突如其來的消失,只餘自身在原地,陷入了永恆的等待。
如同失去主人的忠犬,獨自等待。
現今,依然如此,等待,是持續的。

一次的離去,那似是嘲笑的話語,朝著自身過來。
「你說過,離去時要讓你知道,那麼,再見。」
那曾經自心中道出的話語,如今,幻化成了一道傷口。
那些,已是過往。

本是緊緊繫著的線,卻在一瞬間、斷裂。
本該是熟識的同伴,也在一瞬間、疏遠。
那些,已是過往。

數不清的黑夜,數不清的淚水。
遙遠夜空的那圓月,靜靜望著。
也許,在嘲笑;也許,在悲傷。
水滴落下的一瞬,閃耀了一絲光芒。
如獸爪般的抓印,烙印在肩膀;如刀割的傷痕,烙印在靈魂。
那些,已是過往。

悲傷會隨著時間而淡化,卻永遠也不會消去。
傷口會隨著時間而癒合,但刻印於靈魂的傷卻是永恆的。
靈魂的傷口,流出的不是血紅,而是幽藍……

悲傷的過往阿,既然已是過去式,為何還要停留在記憶中?
原來,那才是最好的警惕……
領主

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名字:嵐卡、Lanka、ランカー
喜好:寫文、音樂、唱歌、遊戲
別名:snowfox、雪狐、銀牙

創作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住處
腳印